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30th Mar 2009, 13:06 | 很日記的日記 | (45 Reads)

生日本來是開心事,但農曆生日在病床上度過,總覺得不知怎樣的,有說不出的納悶。

昨天是自己的新曆生日,但也沒甚麼好寫。平淡地過了一天,沒有衝擊,也沒有驚喜。

小時候,生日總是熱熱鬧鬧的,但不知從何時開始,氣氛變得越來越冷清。由人家替我安排了一連串節目,直到現在要自己替自己安排節目,感覺極不良好。活動是我建議的,行程是我安排的。平日拿的主意夠多了,真討厭在自己生日那天,也要自己拿主意,怎麼就不能讓我休息一下呢?

昨天看了日本電影《禮儀師之奏鳴曲》。不少朋友說這套電影動人心弦,於是就買票入場看了。特意選擇於生日當天,看這套以為死人納棺作題材的電影;老人家想必認為大吉利是,奈何我的心情很不好,在叛逆心理驅使之下,就作了這個決定。

哭泣是有的,但非因受電影情節感動而哭,而是因害怕自己終有一天也會失去至親而哭;我害怕失去的,只有一人,一個我認為有責任讓她快樂、伴她終老的人。

懷著希望的人,總感到失望;渴望被疼愛的人,總得不到憐惜;害怕孤獨的人,總要獨自面對寂寞。與其說上天愛捉弄世人,倒不如說上天愛試煉世人。

晚上,到了一家意大利餐廳吃晚飯,目的很單純:到那個地方,呼吸那裏的空氣,品嚐食物的味道,感受餐廳的氣氛,藉以思念一個人。然後,我便可以告訴自己:「2009年的生日,他在隔空跟你慶祝。」

今年的生日願望:以後也不想過生日了,反正也沒甚麼意義。這是否心底話也沒關係,反正生日願望十居其九也不會實現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