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23rd Aug 2008, 01:31 | 悲鳴 | (412 Reads)

據說,銅鑼灣一間挺有名氣的酒吧,是很多愛玩「一夜情」的男女的熱門蒲點。

一天晚上,數位年齡介乎二十六至三十歲的男士,又如常地到這間酒吧「覓食」。

這晚,當中一位男士火速地搭上一位穿著性感、相貌不俗的女孩,並結伴到附近的酒店去。

酒店房間裡,在二人纏綿期間,女孩主動提出不用男士佩戴安全套。男士聽罷,簡直樂透了。於是,男士就過了極之盡興的一夜。

翌日早上,當男士醒來的時候,女孩已經離開了。男士不以為然,如常地走進洗手間梳洗。

走進洗手間後,男士看著鏡子,嚇呆了。

「Welcome to AIDS.」鏡子上,用鮮紅色唇膏寫成的數個英文字,清晰可見。

其後,男士狼狽地到醫務所驗身。果然,他染上了愛滋病。

這個彷彿只會在電影中出現的情節,是身邊的人的朋友所發生的真人真事。

聽罷,不禁不寒而慄。

明白女孩的苦況,也許她最初也是無辜受害的,但希望她不要抱著報復的心理,令更多無辜的人染病了。

對於男士的遭遇,雖然也相當同情,不過,這樣的結果,畢竟是他咎由自取的。

奉勸各位朋友,凡事宜以安全為大前提;千萬別因一時的快樂,而蒙蔽了自己的理智。這真的能讓人後悔一輩子的!


cooltintin_alpha | 22nd Aug 2008, 18:28 | 長篇小說 | (113 Reads)

「假如我就是Alpha,你還會喜歡我嗎?」Gypsy嚴肅地問阿恆。

Gypsy,你怎麼會是Alpha?你今晚怎麼了?」輕皺眉頭的阿恆帶點不安地說。

「阿恆,為甚麼你偏偏不肯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呢?」Gypsy心想。

「哈哈,我當然不會是Alpha!我只是讓你知道,有時候我喜歡鬧情緒,你是不是真的受得了?不要後悔啊。」Gypsy赫然臉露笑容,並調笑地說。

「我早就知道你在戲弄我。不止你會鬧情緒,我也會鬧情緒的。」阿恆笑著說。

「阿恆,只是造了一個迷你車仔檔,煮了一頓飯,這還不足以表現你的誠意吧。」Gypsy在阿恆的耳邊輕聲地說。

「你又想出了甚麼鬼主意?」阿恆和顏悅色地說。

「這樣吧,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,期間只要你做了十五件讓我感動的事情,三個月後,我就當你的女朋友。」Gypsy撒嬌說。

「你的要求……太容易了吧!」阿恆提高聲調地說。

「那麼,遊戲從明天開始。你所做的事情感動不感動,全由我來決定。還有,那十五件事情不能重複;我會清楚的把它們記錄在記事簿裡,你休想使出蠱惑的招數啊!」Gypsy說出一些遊戲規則來,刻意提高這個遊戲的難度,以考驗阿恆的誠意。

「簡直是易如反掌!別小看我的能力,你走著瞧!」阿恆自信地說。

第二天早上七時許,阿恆就打電話給Gypsy

「早安,我好想你啊!我來送你上班,好嗎?」Gypsy甫接聽電話,阿恆就急不及待地說。

「阿恆……」Gypsy聲音發顫地說。

Gypsy,你怎麼了?」阿恆聽出Gypsy的聲音有點不對勁,便緊張地問。

「我剛剛跑步的時候扭傷了腿……」Gypsy喘吁吁地說。

「你在哪裡?我立刻來找你!」

於是,阿恆就向理髮店經理請了一個星期事假,陪同Gypsy到醫院覆診、進行物理治療,並照顧她的超居飲食。

對於阿恆無微不至的照顧,Gypsy感到非常窩心。不過,Gypsy又時刻提醒自己,絕不能心軟,也絕不能低估阿恆偽善的能力。

Gypsy扭傷了腿的第五天,阿恆如常地陪同Gypsy到醫院覆診。當他們走到離醫院不遠的巴士站時,Gypsy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「那個正在拾紙皮的男人……是爸爸……」Gypsy心想。

在發現Gypsy爸的蹤影後,Gypsy立刻垂下頭來,假裝看不見他。

衣衫襤褸、蓬頭垢面的Gypsy爸年紀雖然稍大,但他的視力卻不比成年人遜色。Gypsy爸一眼就認得出來,前面一拐一拐地走著的女孩,就是自己那個忤逆的女兒。

「很久不見了,你怎麼這麼不小心,弄傷了腳呢?」Gypsy爸一拐一拐的走到Gypsy前,故作關心地對她說。

「糟糕了!」Gypsy心想。

「是的。前幾天我跑步的時候,不小心扭傷了腿。」Gypsy步步為營地說著。

「這個男孩一定是來陪同你覆診的,對不對?你對她真好!你一定是她的男朋友吧?你好,我是她的伯父。」Gypsy爸故作親切的對阿恆說。

「伯父,你真會開玩笑,他只是我的好朋友而已。對了,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阿恆還來不及答話,Gypsy就把話題岔開。

「我的朋友剛剛在這間醫院進行了一個小手術,我現在打算去探望他。」Gypsy爸神態自若地撒著這個謊。

「既然大家都是到醫院去的,那我們就一起走吧。」阿恆友善地對Gypsy爸說。

Gypsy聽罷,刻意擠出燦爛的笑容,以掩飾不安的神色。

「好吧。」Gypsy爸爽快地答應了。

「要儘快想辦法分開爸爸和阿恆才行,免得爸爸說了不該說的話來。」Gypsy心想。

忽然,Gypsy靈機一動,想起她進行物理治療那邊,是沒有升降機的。

「伯父,你朋友所住的病房在哪一樓?」Gypsy假裝關心地問。

「五樓。」Gypsy爸不經思索地回答說。

「那麼,待會兒你可以在那邊乘升降機,而我們就在這邊進去。」Gypsy迅速地指引Gypsy爸該走的方向。

「好的。」無計可施的Gypsy爸說。

在與Gypsy爸分開後,Gypsy不禁鬆了一口氣。

完成物理治療後,Gypsy就到洗手間去,而阿恆就在外面等候。

甫走出洗手間,Gypsy就注意到站在阿恆身邊的男人。

「真是冤家路窄!」Gypsy心想。

「伯父,真巧,又見到你了!」Gypsy強裝驚喜地說。

「是的,我們真有緣!對了,剛才我忘記了要告訴你一件事情。」Gypsy爸說。

「阿恆,不好意思,我跟伯父到那邊多說兩句,請你多等一會兒吧。」Gypsy故作靦腆地對阿恆說。

「沒問題,我在這裡等你。」善解人意的阿恆說。

其後,Gypsy便跟Gypsy爸就走到一旁。Gypsy故意挑選了一個身體背向阿恆的位置,以免讓阿恆看到自己不悅的表情。

「你到底想玩甚麼把戲?」甫跟Gypsy爸走到一旁,Gypsy便態度很不友善地問。

「你這是甚麼態度?你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嗎?」Gypsy爸正言厲色地Gypsy說。

「你別擺出這副討厭的嘴臉,萬一讓阿恆看到,也許他會懷疑你的身分的。」

「我告訴你,我已經知道他住在哪裡,也知道他在哪裡工作;我要找到他,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。」Gypsy爸彷彿胸有成竹地說。

「我相信你才怪!」Gypsy冷笑一聲,然後說。

「如果你不相信的話,待會兒可以問問他。對了,我想……他對你過去的事情,應該蠻有興趣的吧?譬如說,你六、七歲那兩年的事情。」Gypsy爸威脅Gypsy說。

「我有你這個爸爸,簡直是恥辱!」明瞭Gypsy爸的暗示的Gypsy憤恨地說。

「老實告訴你,我現在失業了,沒有生財能力了,你作為我的女兒,供養我也是應該的,對不對?」Gypsy爸理所當然地說。

「說到底還是要拿錢。」Gypsy不屑地說。

「你先給我兩萬元吧。」貪婪的Gypsy爸說。

「你要這麼多錢幹嗎?買棺材嗎?」Gypsy毫不留情地反問說。

「你考慮一下吧,這是我的聯絡方法,我等你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。」Gypsy爸說罷,便把一張紙條擠到Gypsy的手中。

「不過,你別考慮這麼久,我這個人沒有耐性,你是知道的。」Gypsy爸補充說。

Gypsy聽罷,只是仇視著Gypsy爸,沒有吭聲。然後,Gypsy就轉身,一拐一拐的走向阿恆身邊。

「阿恆,我先走了,你要好好的照顧她,知道嗎?」Gypsy爸輕輕拍一拍阿恆的肩膀,態度故作和善地對他說。

「你放心,慢走了,再見。」阿恆禮貌地回答說。

看著Gypsy爸的背影逐漸遠去,Gypsy才稍為放鬆了一點。

「你的伯父真有趣,當他知道我是理髮師後,表現得相當興奮,還叫我替他設計一個時髦的髮型。」阿恆笑著說。

「是嗎?那伯父他如何找你?」Gypsy問。

「我把我工作的地址告訴了他,他說改天會去找我。」阿恆回答說。

「老傢伙,你果然不是在嚇唬我。不過,你休想拿到我的錢。既然你走到這一步,那麼……就一拍兩散吧!」Gypsy心懷鬼胎地想著。


cooltintin_alpha | 14th Aug 2008, 21:34 | 悲鳴 | (103 Reads)

我患上了絕症,這個絕症比健康出現問題更可怕。

是的,既然兩年來也十分陌生,以後也不會熟絡得了許多。 

面對那個情況,腦袋依舊空白一片;先感到有心無力,繼而差點兒虛脫。

人家說,笑容可掬的人,別人最喜歡親近。可惜,我自問,不管怎麼笑,也不會令別人有走近的衝動。

人與人的溝通,本該是互動的。可是,我較容易氣餒;只要對方表現稍為冷淡、拘謹,我自然想放棄。

試驗的過程,就像穿著不合腳型的高跟鞋般,辛苦得寸步難行。

曾答應奶爸的事情,對不起,我真的辦不到;至少,當下辦不到。


cooltintin_alpha | 11th Aug 2008, 00:52 | 看後.有感 | (342 Reads)

搞爛gag,彷彿是除了在口語表達中夾雜潮流用語外,另一種現今青少年(甚至是成年人)的流行「玩意」。為配合潮流,就連無線翡翠台的電視劇《家好月圓》,也多次加入了荷媽搞爛gag的情節。

精彩的爛gag,能令聽者「喪笑」;否則,只會令聽者「滴汗」。當然,爛gag好笑不好笑,往往是見仁見智的。不過,為甚麼現今有這麼多人喜歡搞爛gag的呢?他們究竟抱著甚麼心態?

對於大部分的青少年而言,搞爛gag是一種最常見的溝通模式,起著拉近彼此距離的作用。爛gag的出現次數,很可能與一些諸如「妖」、「頂」、「食屎」等口頭禪的一樣頻繁,就正如電影《六樓后座2》各個角色的對白般。眼見身邊的朋友都搞爛gag,假如自己不加以配合,彷彿會給予朋友「非我族類」的感覺。

對於荷媽這類人而言,搞爛gag旨在逗人發笑,為身邊的人帶來歡樂。在現今的社會中,因為面對貧窮、情變、辦公室政治等各種問題,以致社會充斥著負面情緒。假如能抱著輕鬆的態度面對生活,日子彷彿相對易過;而這種態度的其中一個直接表現,就非搞爛gag莫屬。

不知道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趨疏離,還是大家都因過分自我,而不願意主動與別人攀談,當與不太熟稔的親戚、同學或同事共處時,很多時候都欠缺共通話題,以致有冷場的情況出現。此時,搞爛gag就能發揮作用,打破沒有話題的悶局;當然,前提是對方並不抗拒搞爛gag這個舉動。

搞爛gag或許真的能令社會變得和諧(不管這種和諧是否假象),惟這種「玩意」有別於幽默,始終給予人低俗的感覺,難登大雅之堂。就我的親身經驗所得,持續性地搞爛gag,就像是服食了慢性毒藥般,不但令自己的思想越趨膚淺,也令話語內容欠缺深度。假如搞爛gag最終會令人心倒退,我們這一代青少年,是否需要好好的自我反省,並重新檢視及修繕這種「交際技巧」呢?


cooltintin_alpha | 4th Aug 2008, 11:36 | 很日記的日記 | (69 Reads)

每年,總會記得這一天,4/8。

近來,由「8」和「4」組成的數字,例如會員號碼、枱號、銀碼等等,經常圍繞著我,無聊的我不禁告訴自己:「對了,上天想給我暗示,你快將在我生命中再次出現了。」

上星期,有位好友告訴我,她為了我,主動在網上跟你聊天,替我探問你的近況。好友還問我,關於你的事情,我還想知道些甚麼。剎那間,我想不起來。其實,只要是關於你的一切,我都想知道。你現在的生活過得可好?你有否寫網上日誌的習慣?你如何看待我們以前的關係?畢業後你會時不時想起我嗎?

因為facebook這個偉大發明,讓我再次看到你的模樣。我也刻意上載了自己的近照,因為我希望你會有一刻感到好奇,然後看看現在的我長甚麼模樣。

其實,我也想主動跟你聊聊大家的近況的,但總是鼓不起勇氣。4/8 凌晨一時許,是繼我於facebook主動邀請你成為我的朋友後,第二次鼓起最大的勇氣——挑選了一張不太普通的電子生日卡,附加一句「HAPPY BIRTHDAY!」;遲疑了好一陣子後,緩緩地按下「發送」的按鈕,把生日卡寄給你。不過,我想,你應該不會給我任何回覆吧。

記得你曾對我說一句話,但我卻不曾對你說過;不是我忘記了,也不是我不想說,只是我沒有這個機會。真的,很想當面對你說聲:「生日快樂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