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30th Mar 2008, 17:12 | 很日記的日記 | (105 Reads)

我二十歲那年,比我年長五歲的表姐,竟然說二十歲的我很年輕,而二十五歲的她已很老了。當時的我不明白,年齡只相差五年的人,他們的心境會相差很遠的嗎?後來我才發現,原來當中的矛盾,是基於彼此側重點的不同。表姐將焦點放在年歲的增長上,而我就將焦點放在心境的改變上;對我來說,年歲的增長不算甚麼,思想成熟才最重要。昨天是我的二十五歲生日,終於都二十五歲了;不過,原來二十五歲也沒甚麼大不了。

換個較輕鬆的話題吧。今年好勝小琴給我買了一個生日蛋糕,其實這是我要求的,因為已經很久沒有砌生日蛋糕的我,想好好的許個願。現在回想起來,原來曾經是連續多年的生日願望,今年真的接近實現了,所以,希望我今年所許下的生日願望,也能在不久的將來實現吧,嘻嘻!

這兩年我挺有食福的,因為每隔一段時間就可以吃到美食,黃油蟹、大閘蟹、印度薄餅、台灣地道美食、雞煲翅、上等花膠、鮑魚、鵝肝、日式鐵板燒等等,很多想吃的、愛吃的,都一一吃過了。而昨天,好勝小琴和焚化爐就帶我到西貢吃海鮮,慶祝生日。這是我第一次到西貢吃海鮮,我覺得自己好狠,完全沒有顧及焚化爐錢包的感受,龍蝦、星斑、北寄貝、帶子、大蝦、瀨尿蝦、象拔蚌、聖子皇,想吃的全都點了,非常過癮,哈哈哈哈!結帳竟然不用二千元,實在太便宜焚化爐了,哈哈哈哈!

在此,多謝各位祝我生日快樂的親朋戚友,大家都很有心,我是知道的,真的很感激你們!願你們擁有快樂富足美滿的人生!^_^


cooltintin_alpha | 30th Mar 2008, 17:10 | 心頭點滴 | (78 Reads)

「工作本是不開心的,開心只是額外獎賞。」原來我曾對一位朋友這樣說。也許我比較悲觀吧,我的確是這樣認為的。面對任何事情,我總會抱著「沒有希望,就不會失望」的心態;不曾奢望在工作中獲得快樂,就不會因此而感到失望,繼而萌生起轉換工作環境的念頭。

 

公司對我來說,只是一個「交易所」,公司需要我的勞力,令業務繼續運作,而我就需要金錢,來維持我想要的生活水平。現實終歸現實,我深信世界上能長期「樂業」的人並不多。人性是醜陋的,每當人長期對著同一件事物,最初的熱情必然冷卻,最後可能只剩下「不外如是」的感歎,甚至引起厭惡的負面情緒;就算是面對自己極具興趣的工作,也不會例外。

 

上星期某一天晚上,我做了一個夢:我夢見自己辭退了現時的職位,回到之前的那間公司工作。當我回到那間公司,見回一些舊同事和上司,討厭和害怕的感覺油然而生。我討厭那些以極度虛假的面具示人的同事,討厭同事因應每位新同事的地位及利用價值,而決定是否讓該位同事加入其小圈子的行為,害怕同事那「事不關己,己不勞心」的態度,害怕那肅殺、冷漠、疏離的工作氣氛。

 

對現在這間公司的離心日益增強的我,一覺醒來,頓時發現,其實我沒有逼切離開的必要。原來,工作得開心與否,只是相對性的問題。在現在這間公司裡,同事待人的態度相對真誠,人事關係相對簡單,我在工作上所獲得的滿足感相對地大,我所學到的東西相對地多,整體感覺也相對地開心。雖然這種「相對地開心」,並非真正的開心。

 

其實,工作是否開心,與公司裡的人事關係是否複雜,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。工作從來不是一件單純的事情,過程中會盡見人性的醜惡;日子久了,會令人變得世故,甚至令人機關算盡。當我們每天做著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,看著職場上的「凡人」為求目的,不擇手段,試問這樣又怎會得到真正的快樂?這樣只會令人對這個「商業社會」越趨失望。

 

所以說,工作本來就是不開心的,開心只是額外獎賞。可是,這個額外獎賞,在這個世上,也許只有極少數、極為幸運的人,才能夠得到。因此,不要奢望在工作中能獲得快樂,這樣想,心裡或許會好過一點。


cooltintin_alpha | 23rd Mar 2008, 14:29 | 很日記的日記 | (83 Reads)

由昂坪市集正式開業的第一天,我已經對自己許下承諾:我一定會去逛一下;昨天,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,我終於實行了。也許因為我是「貴人」(出門招風雨),天下著傾盆大雨,令我和好勝小琴都甚為狼狽,不過這仍不損我們閒逛市集的興致!由於好勝小琴畏高,加上風大雨大,為免當上翌日各大報章的頭條新聞:「風雨交加搵命搏 二女命喪昂坪360」,我們唯有選擇乘搭比較安全的大嶼山巴士。

經常聽到去過昂坪市集的人,怒斥昂坪市集的店鋪少,沒甚麼好看,不值一去。沒錯,昂坪市集的店鋪的確少了一點,但那些店鋪都分別售賣很多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精品擺設,假如再就這主題加以拓展,相信昂坪市集將能成為一個不錯的旅遊地點的。

為支持本地旅遊業發展(分明是藉口,哈哈~),我和好勝小琴就購買了一條虎眼石手鐲、一座山水水晶滾球風水擺設(可以旺財運的那一種)、一套印有「清明上河圖」圖案的筷子套裝,以及一套長度分別約為二十四及二十厘米、未經開鋒的匕首。

本來想到附近的天壇大佛逛一趟的(老實說,我從未到過天壇大佛),奈何當時時間已不早,我和好勝小琴要趕緊返回市區,吃日式鐵板燒大餐,所以只在天壇大佛下面及寶蓮寺外面徘徊,拍了幾張照片,就離開了。(真相是,看著天壇大佛下的樓梯,心想:「嘩!用不著這麼長吧?這道樓梯相等於走四層樓左右吧?我很累,不用客氣了,哈哈!」)


cooltintin_alpha | 22nd Mar 2008, 23:27 | 味蕾發言 | (205 Reads)

今天晚上七時十五分,我和好勝小琴到了尖沙咀新世界中心地下的「銀座日式料理鐵板橈」吃大餐。很久以前,我曾對自己說,今生我至少要嚐一次吃日式鐵板燒的滋味,我要的是真的有一位鐵板燒師父,站在我面前,在鐵板上烹煮美食的那一種;今年,我覺得是時候了(這個所謂的「是時候」其實沒有標準的,哈哈~)。於是,早前我就到網上搜尋資料,找來這家人稱「老字號」,口碑不錯的食肆。這家店裡劃分了多個房間,有些是鐵板燒房,有些是壽司房。聽說只要預先訂座,就會被安排到能觀賞尖沙咀海旁夜景的鐵板燒房,果然沒有騙人,景觀還很不錯呢!嘻嘻!emotion

人家說,到這家店用膳,必吃的是「霜降和牛」,所以去年開始不能吃牛肉,但又極度熱愛吃牛肉的我,今天終於破戒了。我和好勝小琴點了一個二人套餐,食物包括有兩份沙律、一隻龍蝦、兩隻帆立貝、四片霜降和牛、兩碟炒麵、兩份炒野菜、兩碗龍蝦頭麵鼓湯及兩杯芝麻味雪糕(有芝麻、綠茶、紅豆三種味道以供選擇的)。

龍蝦和帆立貝的煮法有少許相似,都是利用牛油、清酒、黑胡椒等加以調味;龍蝦的牛油味道較濃郁,而帆立貝的醬汁就以清酒為主。龍蝦肥大肉厚,而帆立貝的直徑就起碼有八厘米、厚度約有兩厘米,兩者的肉質同樣爽滑彈牙,而被煎煮過的帆立貝更是外層鬆脆,內層又不失帆立貝的鮮味,這種口感相信必須經鐵板煎煮才能做到,一般中式或西式的食肆是吃不到的。emotion

至於四片面積只比一張A4紙小少許、佈滿細而密的雪花的薄燒霜降和牛,比龍蝦及帆立貝更教我感到意外。師父先把大量薄薄的蒜片煎成棕色,再連同大量葱粒一起炒香,接著拿一大片薄切霜降和牛,輕輕在熱騰騰的鐵板上燒,不消兩秒鐘,就迅速地將剛炒香的葱蒜粒放到牛肉片上,由右至左捲起來,製成霜降和牛卷。甫把和牛卷放進口中,口腔裡隨即充盈著葱蒜的香氣。咬一口時,和牛的肉質是軟綿綿的,它的鮮嫩程度,是我從未嚐過的;人家所謂「入口即溶」的口感,這次我真的嚐到了。極富肉汁的和牛甜而不膩,葱蒜粒更將和牛的肉味推至高峰。這些材料的搭配,簡直稱得上是天衣無縫。emotion

至於緊隨其後的炒麵、炒野菜及龍蝦頭麵鼓湯,味道都較龍蝦、帆立貝及霜降和牛的清淡,但也不至於淡而無味,調味方面仍是恰到好處的。炒麵更是丁點兒油膩的感覺也沒有,配以日本蘿蔔等酸菜伴碟,鹹中帶點酸甜的味道,這著實令人格外醒胃。emotion

席間,好勝小琴還點了一杯日本啤酒,結帳盛惠一千七百大元。價錢看似十分昂貴,但凡是嚐過當中每一道菜色,欣賞過鐵板燒師父的技藝的人,都必定認同這確實是物有所值的。


cooltintin_alpha | 12th Mar 2008, 20:23 | 長篇小說 | (98 Reads)

在跟阿恆通電後的數天,Alpha一直看著手提電話的顯示屏幕,期待阿恆再次打電話給她,渴望再次聽到阿恆的聲音,可惜電話從沒有響過。

「阿恆是否將會跟他喜歡的女生表白?那個女生到底是誰?她又會接受阿恆嗎?」這幾天裡,Alpha時刻都思考著這些與她無關的問題。

「我已跟那位林師父約定了,明天下午三點鐘,在我們常常去吃蛋糕的那間咖啡店見面。」Alpha媽打斷了Alpha的沉思。

「稱呼他為林師父嗎?好的。可是,我怎樣把這位林師父認出來?我從未見過他。」

「放心,我看過你舅父跟林師父的合照,記得林師父長甚麼模樣。」

「你也會去嗎?」一直以為獨自跟林師父會面的Alpha恍然大悟。

「當然去,我也想請林師父幫我批算一下。」Alpha媽決斷地回答說。

「不妙了,到時候媽媽在旁邊,我問甚麼都不方便,真麻煩!」Alpha思忖著。

第二天,Alpha媽和Alpha如時到達咖啡店,靜待林師父的來臨。

「到了,就是他。」Alpha媽一邊雀躍地說,一邊向咖啡店入口處招手,向林師父示意。

林師父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,身材中等,身穿暗紅色恤衫和黑色西褲,手中提著一個公事包,給Alpha質樸、忠厚、穩重、可靠的感覺。

林師父看到Alpha媽和Alpha,就面帶微笑地朝著她們的方向走去。

「林師父,你好!請坐。」Alpha媽和Alpha站起來,恭敬地向林師父打招呼。

「你們好!大家坐。」林師父溫文有禮地作出回應。

「我不想耽誤兩位的時間。請問你們兩位,誰先問?」林師父先點了一杯熱咖啡,然後說。

「我的女兒先問吧。」Alpha媽回答說。

林師父向Alpha取了她的時辰八字,然後就開始推算起來。

「你是一個口是心非的人。」林師父甫說話,就一語道破。

「你很嘴硬,不過心太軟。你記住,心不能太軟,否則很容易受騙。就是別人誠懇地說,你都不能相信他的話;誠懇地為你做事情的那個人,你才可以相信。」林師父繼續說。

接著,林師父為Alpha分析她的性格,批算她今生未來的命運,還叮囑她所需要注意的事情。

「你還有甚麼想知道的嗎?」林師父批算完畢後,就問Alpha

「我想知道,前生的我是一個怎樣的人?」Alpha期待已久的答案,即將有結果了。

「前生的你是一個男人,當管財的。你很有權勢,你的下屬都很害怕你、忌諱你;你恃著自己有權勢,言語間常常冒犯了很多人,你卻不以為然。」

「還有呢?」林師父的答案顯然未能滿足Alpha,於是Alpha就追問下去。

「前生的你很花心,常常見異思遷,始亂終棄,還會搶別人的女朋友或妻子。因為在工作及感情方面,前生的你都作了許多孽障,所以這一生,你身邊會有很多小人在團團轉,跟你討前生的債。」

「前生的我怎麼可能是這種人?」Alpha心想。

對於這個結果,Alpha著實感到詑異;她從來沒有想過,前生的自己是這樣不堪的。不過,面對著林師父,Alpha只好故作鎮定,不動聲息。

「他們會以甚麼方式跟我討債?」Alpha繼續問。

「譬如說,有些人也許跟你素未謀面,但仍會看你不順眼;有些人還會在你背後散播謠言,說你的壞話,令別人與你為敵。你要小心你身邊的女性朋友,她們有機會介入你跟男朋友或丈夫的感情,甚至搶奪他。」

「那我可以怎麼做?」Alpha的不安感越趨強烈。

「記住,你必須少管閒事;少說話,多做事。還有,你要小心,千萬別搭上已婚的男人,別當別人的第三者,否則後果堪虞。」林師父語重心長地說。

「我明白了。那我跟我爸爸前生是甚麼關係?」

「情侶。」林師父點到即止。

「然後呢?」Alpha又再追問下去。

「前生的你拋棄了『她』,可是『她』依然很愛你,最後還為情自殺。」

「那我和爸爸未來的關係會怎樣?」

「明年你爸爸將會有個大劫,說不定到時候你和他會有較多聯絡。」

Alpha沉默不語。

此時,Alpha的腦海浮現出早前與冰伶和巧兒傾談的畫面。

「你又找別人替你算命?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,你不要這麼迷信吧!」冰伶得悉Alpha打算去找林師父,便對她說。

「我並非迷信,只是希望對於以後的路更有把握。如果能預知將發生的霉事,我可以提早作出防避,這有甚麼不好?」

「誰能保證那些算命師父的話一定可信?」冰伶繼續質疑Alpha

「他們為了證明自己可信,一般會先分析你的過去或性格,你一聽就知道他們有多少斤兩。有些事情,真是不由你不信的。」

「其實我也相信算命的,但我不會找師父幫我算命。」巧兒正經八百地說。

「為甚麼?」Alpha不明所以。

「因為當我知道將有霉事發生時,我一定會因師父的話而耿耿於懷,甚至大受打擊。我何必要自討苦吃呢?」巧兒解釋說。

Alpha聽罷林師父的話,心裡果然很不好受。Alpha頓時覺得,巧兒真有先見之明。

還有甚麼想要知道的嗎?」Alpha聽罷Alpha媽這句話,才回過神來。

由於Alpha媽就坐在旁邊,聚精會神地注視著Alpha與林師父的一言一行,所以Alpha也不便問得太深入。

「沒有了,謝謝你,林師父。換媽媽問吧。」

晚上,Alpha約了大學同學吃晚飯。吃晚飯以後,Alpha就獨自乘坐巴士回家。Alpha走到巴士站時,巴士剛駛離車站。此時,Alpha就獨個兒站在巴士站,等候巴士。

這一生,你身邊會有很多小人在團團轉,跟你討前生的債。」林師父的這句說話,仍然纏繞著Alpha的思緒。

「為甚麼前生的我作孽,要今生的我來受?不公平,根本就不公平!」Alpha打從心底地討厭前生的自己,埋怨「他」為自己帶來這麼多苦果。

「不過,捫心自問,假如我有權有勢,又有討人歡喜的外貌,擁有一切花心的條件,或許……我真的會……像前生那樣……」Alpha赫然發覺,自己的本性本來就是這般醜陋。

「今生上天予我肥胖的身型、醜陋的外貌,還有一大群跟我過不去的小人,也許就是想我對人生有所覺悟吧。」Alpha嘗試令情緒低落的自己好過一點。

忽然,一個年約三十歲,身穿黑色真皮外套和牛仔褲,身上帶有一種很不尋常的古龍水氣味,打扮像極電影中的小混混的男人,走到Alpha面前。

「不好意思,請問……」那個男人對Alpha說。


cooltintin_alpha | 9th Mar 2008, 18:16 | 長篇小說 | (169 Reads)

「如果……我已經讓我喜歡的女生知道了……那怎麼辦?」表情驚愕的阿恆結結巴巴地問。

這時,升降機已到達Alpha所住的層數,升降機門打開了,二人踏出升降機。

「不是吧?怎麼這麼不小心?這也沒辦法,盡量想辦法去彌補吧!」Alpha強行壓抑自己的情緒,然後故作意外,再以一個好朋友的口吻給阿恆這忠告。

阿恆沒有吭聲。

「說吧!你不是有話要跟我說的嗎?幹嗎不說話?」Alpha心裡開始焦急起來。

「其實也沒你想像的嚴重吧!只要對方喜歡你,沒甚麼問題是解決不了的。」Alpha見阿恆沉默不語,就嘗試說些讓他安心的話。

「你放心,我只是在思考一些問題,沒甚麼。你到了,早點休息吧,晚安。」阿恆收起剛才詫異的表情,和顏悅色地說。

「甚麼晚安?就只差一句話,為甚麼你不多往前走一步呢?」Alpha惱怒得想立即一手抓住阿恆的衣領,揍他一頓。

「那好吧,謝謝你送我回家,你回家時要小心點,晚安。」氣結的Alpha仍不忘說些客套話。

翌日,Alpha忽然接到阿恆的來電。

「喂,阿恆。」Alpha以千份之一秒的速度接聽。

Alpha,你現在有空嗎?」

「有甚麼事?」Alpha回答說。

「沒甚麼,現在我無聊得很,想找個朋友聊天,打發一下時間而已。如果你在忙的話,可以老實說,沒關係。」

「我在做功課,不過也剛巧想輕鬆一下,就聊一會吧。」為了讓阿恆覺得自己是個生活充實的女孩子,正在家中閒著沒事做的Alpha,又對阿恆撒了一個謊言。

「登山的那一天,感覺不錯,我的朋友跟你的朋友都蠻相處得來的,對不對?」阿恆先帶出了一個話題。

「那天的感覺真是糟透了!這個話題我沒有興趣,可以轉換另一個話題嗎?」Alpha拿著手提電話,表現出不耐煩的表情,在心裡發牢騷。

「對,我也覺得大家挺投緣的。要不下一次再約他們出來,吃飯也好,打球也好,旅行也好,好嗎?」Alpha故意說些迎合阿恆的說話。

「當然好!你跟你的朋友平常喜歡做甚麼?」

「很多活動也喜歡,姥姥喜歡吃自助餐,巧兒喜歡看電影,冰伶喜歡打保齡球,還有唱K、打羽毛球、打桌球、到酒吧喝酒,太多了,霎時間真的想不起來。」Alpha故意不說自己喜歡做甚麼,藉此吊阿恆的胃口。

「那你呢?你最喜歡做甚麼?」阿恆問。

「其實做甚麼不是重點,重點是我喜歡即興,這樣才有驚喜。」Alpha仍沒有正面回答阿恆的問題。

「驚喜?你們女孩子總喜歡人家給你們驚喜的。冰伶她們也是這樣的嗎?」阿恆笑著問。

「哈哈,這個當然!很多女孩子都喜歡別人能花心思,逗自己開心,我們也不例外呢。」Alpha故意給阿恆一點提示,希望他能為自己搞一些小驚喜。

「不過,我也認為,為了喜歡的人,花點心思,也是應該的。」

「阿恆。」Alpha聲音突然變小。

「甚麼?」

「我有點好奇。」Alpha用有點不確定的口吻說著。

「好奇?甚麼事?」

「昨天晚上,當我建議你不要讓喜歡的人,知道你分不清楚同情跟喜歡的時候,你的表情有點奇怪,你是不是已經有喜歡的人呢?」Alpha刻意重提舊事,欲藉此逼迫阿恆說出心底話。

「是的。」阿恆起初支吾以對,及後又回答說。

「我只對你說,你要替我保守秘密啊!」阿恆又補充說。

「那……這個人……我認識的嗎?」Alpha忽然變得戰戰兢兢。

「你認識的。」

「那這個人會是我嗎?快點說你喜歡我吧。」Alpha的心早就在鼓噪。

「那她是誰?你不會真的讓她知道了你分不清楚同情跟喜歡吧?」Alpha在對阿恆步步進逼。

「讓我跟她表白了,有了結果以後,再跟你說她是誰,好不好?不過有關第二個問題,我可以告訴你,幸好,她還不知道,所以我請你也替我保守這個秘密,不要跟任何人提及這件事情,可以嗎?」

「那……如果……我已經讓我喜歡的女生知道了……那怎麼辦?」Alpha聽罷,阿恆這句話立即在她腦海中盤旋。

「甚麼?你喜歡的人不知道?那你昨晚為甚麼會這樣說?」Alpha赫然晴天霹靂,心頭像是被數千斤重的石塊壓著般,有著說不出的鬱悒。

「你放心,我一定會替你保守秘密的。」Alpha強裝鎮靜,對阿恆許下這個沉重的承諾。

「我很放心,我知道你是一個值得信賴的朋友。」

Alpha聽罷阿恆這句話,不知為何,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湧上心頭,這種感覺痛苦得猶如萬箭穿心,令Alpha差點說不出話來。

「阿恆,不好意思,我還有些事情要辦,不能跟你聊天了。」Alpha為免阿恆會聽出甚麼端倪,便立刻借故掛線。

「沒關係,再聯絡吧,再見。」阿恆還沒有意識到Alpha的情緒變化。

「再見。」

「我不想再見到你了。」Alpha掛斷電話後,喃喃自語地說。

這時,Alpha媽也在家中。Alpha想哭,卻又要強忍淚水,不敢哭出來。

「舅父昨天跟我說,他認識了一位來自台灣、會紫微斗數的師父,舅父說他是一位高人,所批算的事情都準確無誤,而且還能推算問者前生的事情,你有興趣嗎?」Alpha媽突然走進Alpha的房間,然後問。

Alpha相信「前世因,今世果」的說法,她中學時代遭同學欺凌、從小就與爸爸不咬弦、阿恆不喜歡自己等等,這些事情,她都想找出原因,她認為,在前生,她和這些人之間,鐵定發生了一些事情。因此,Alpha甫聽到Alpha媽說,這位師父能推算問者前生的事情,就感到相當吸引。

「那收費呢?」Alpha問。

「八百元。」Alpha媽回答說。

一向對占卜算命甚感興趣的Alpha,清楚知道各種占卜算命的收費。假如這位師父真是個高人,那麼,八百元這個價錢可算是超值。

「我有興趣,你幫我約時間吧,謝謝。」Alpha肯定地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