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7th Jan 2008, 21:30 | 心頭點滴 | (112 Reads)

一天,一位年約六十歲的老婦人,正拉著一個重甸甸的小型手提行李箱,欲登上巴士。老婦人先吃力地踏上第一級梯級,但另一條腿彷彿不聽使喚,踏不上第二級梯級。

「哎呀呀……」老婦人在拼命掙扎的過程中,不禁發出像是向人求助的訊號。

剛登上巴士的我,注意到那「哎呀呀」的聲音,便回頭看個究竟。排在老婦人後面的,是一位年約三十歲的年輕婦人。年輕婦人對於眼前停滯不前的老婦人,似乎毫無予以幫助的意欲。我見狀便上前,打算替老婦人將行李箱拉上巴士。

「走開吧!誰要你幫忙?我又沒有說要你幫忙!我不用你幫忙!真好管閒事!」老婦人一手推開我,有點激動地說。

當時,我赫然覺得,這情景似曾相識。

前年七月,我曾於上班的繁忙時候,在街上休克昏倒,失去知覺。當時有兩位善心的男士,走過來叫醒我,然後欲扶我到一旁休息。

以前,當我徬徨無助時,很希望得到救助,可是,經驗一次次地教曉我,何謂現實。慢慢地,我決意要自食其力,不再奢求任何人的幫忙。

當時的我,以得到援助為恥。於是,在那兩位男士扶起我時,我本能地竭力掙脫他們的手,固執地利用自己僅餘的力氣,走到一旁。當然,我再次跌倒在地上。

其實,拒絕別人幫助的人,以及主動伸出援手的人,都沒有錯。拒絕別人幫助,背後可以隱藏著許多原因,例如不想表露自己脆弱的一面,想給別人證明(也許只是在跟自己賭氣),自己還有勞駕事情的能力。可是,原來好意被拒的感覺,很不好受;因為這位老婦人,我體會到了。

去年十月的某個早上,我乘坐地鐵上班。當時地鐵車廂十分擁擠,我只佔了一個站立的位置。在地鐵剛駛離某站時,我頓覺身體乏力,頭昏眼花,後來更蹲了下來,身體在不斷地顫抖,直至地鐵到達下一個站。期間,縱使車廂內人數眾多,卻無人前來了解我的身體狀況。

事後,我想:「一般人那事不關己的態度,是怎樣訓練出來的?」然後,我又問自己:「老婦人當眾拒絕我的好意,使我尷尬,我會否因而不再主動幫助別人?」

其實,不願主動伸出援手的人,是應該體諒的。也許,這些人的好意被拒絕過,才不敢再作第二次主動。這甚或是一種報復心理:這些人曾渴望獲得援助,卻未能如願,於是從此也不幫助任何人,要所有人體驗得不到援助的痛苦。捫心自問,自己有份使這些人留下「陰影」嗎?自己又是幫兇,還是元兇?

今天,我再次於上班的繁忙時候,在地鐵車廂內昏倒,失去知覺。幸好,當時有兩位善心的男士,走到我身旁,把我叫醒。他們熱心地呼喚地鐵職員,又扶我到一旁休息。這次,我欣然接受了他們的幫助,並不斷向他們道謝。我總認為,簡單的一聲「謝謝」,能為助人者起著鼓勵作用,也能成為他們繼續幫助別人的推動力。

其實,願意主動伸出援手的人,好像越來越少了。也許,我們不應吝嗇一雙「援手」,也不應拒絕別人的好意,更不應羞於向有心人道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