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21st Oct 2007, 22:18 | 長篇小說 | (236 Reads)

  男同學舉起了右手,偽裝要撫摸Alpha的胸部,Alpha立刻怒目相向,鎮定地站在他面前,動也不動。男同學覺得沒趣,便垂下手,轉身離開了。

  Alpha自覺受了委屈,回家後又跟Alpha媽訴苦。

  「他膽子這麼大,明天我跟你回學校,找你的訓導主任,一定要告發他。」Alpha媽聽後激動地說。

  「不要把事情鬧大,好嗎?他只是說了一句話,又沒有別的實際行動。」Alpha深知,如果真的告發那個男同學,日後的情況必定更惡劣,於是就央求Alpha媽說。

  「不行!待他有實際行動時,就已經太遲了。他這樣說,足以構成性騷擾,一定要告發他,還以顏色,你不用說!」Alpha媽堅決拒絕Alpha的請求。

  在告發那個男同學後,訓導主任記了他兩個缺點。

  「你們千萬不要跟那個胖妞說話,免得她找媽媽出頭,告發你們!」被記了缺點的男同學深深不忿,在課室裡高聲地說,故意令Alpha難堪。

  從此,Alpha開始質疑Alpha媽的處事手法。就是Alpha在學校屢遭凌辱,也不再向Alpha媽傾訴,只竭力掩飾不快的情緒,直至夜闌人靜時,才躲在被窩裡,低聲啜泣。

  往後的日子,正如Alpha所料,同級的男同學都變本加厲的戲弄她。

  「不要塞住門口,又不知道自己胖得很!」Alpha站在課室門口附近,一個男同學故意板著臉,側身而過,然後向Alpha說。

  「嘩,大家看,Alpha的妹妹!」一位身型肥胖的女新生,在Alpha課室門外經過時,一個男同學見狀便高聲地說。

  班中的男同學聽罷都哄堂大笑,部分男同學更指向Alpha,恥笑她。

  一天,Alpha的肩膀被輕輕地拍了一下,Alpha回頭一看,又是其中一個經常戲弄她的男同學。

  「我跟你很熟嗎?你拍甚麼拍?」Alpha不甘示弱,皺著眉頭,態度囂張地說。

  「甚麼?我拍你?你哪隻眼睛看到?我幹嘛要拍你?貪你夠胖嗎?」男同學輕侮地說。

  Alpha自知口才不及他,沒有吭聲,只用凌厲的眼神盯著他。

  不知從何時起,Alpha每天都板著臉,用充滿仇恨的眼神盯著每個男同學,還經常擺出一副高傲、目中無人、不可一世的模樣,為的,只是保護自己,免受傷害。

  也許日子有功,Alpha漸漸將自己訓練成強悍、獨立、善於將情感深藏不露的人;初次認識Alpha的人,都不約而同地畏忌她,覺得她很兇惡、很冷漠。

  不過,在這個冰冷的軀殼裡,其實隱藏著另一個Alpha。這個Alpha自卑,悲觀,經常感到惶恐不安,嚴重缺乏安全感,還對陌生人,尤其是男性,存有敵意。

  Alpha起初以為,就是這樣過一輩子,也不會構成任何問題。不過,在她升上大學後,就陸續發現多年的折磨所帶來的後遺症。

  Alpha發現自己對每事每物都變得麻木,該開心時不會笑,該傷心時不會哭,彷彿失去了人應有的情感。Alpha又打從心底地討厭自己,嫌體型過分肥胖,嫌相貌過分醜陋,更不願照鏡子,不屑多看自己一眼。

  影響最深遠的,可算是她的表達能力。每當與人傾談時,Alpha的腦海總是一片空白,想不出任何話題,說話時訥訥不出於口,更辭不達意。Alpha慢慢對生活感到窒息;每當她走到街上,她總覺得路人都在恥笑她。

  「想不到你的中學生活竟然是這樣過的。」阿恆有點難以置信地說。

  「不過剛才你提及以前的遭遇時,神態自若,臉上沒有一點悲傷,這就足以證明,你已經放下了。」阿恆補充說。

  「表現不悲傷,不等於看得開、放得下,知道嗎?大白痴!」Alpha不禁在心裡恥笑阿恆的幼稚。

  「那你覺得現在的我友善嗎?」Alpha問。

  「當然友善,真的。我不是說過嗎?其實你人品不錯的。」阿恆誠懇地回答。

  「胖子胖妞多是友善的,你知道為甚麼嗎?因為他們都希望別人能善待自己,把自己當作平常人看待,不想遭受歧視。可是,現實是殘酷的,他們大多都得不到應得的回報。」Alpha嚴肅地說。

  看著Alpha瞬間由和顏悅色轉為一臉嚴肅,阿恆愣住了。

  「跟你開玩笑而已,不要這麼認真,好不好?」Alpha噗嗤一聲,笑了出來,然後說。

  其實,Alpha心底最清楚,自己並非在開玩笑。

  「我真的被你嚇了一跳。其實肥瘦美醜不是重點,最重要是你能多一點笑容,予人親切、開心的感覺,這樣其他人就自然願意親近你。以前不愉快的事情全都拋諸腦後吧,你總不能一輩子都揹著這個包袱的。」阿恆回過神來,語重心長地說。

  「拋諸腦後?談何容易?你不是我,不曾經歷過那些折磨,當然說得輕鬆!我也希望放下,可是做不到,那我可以怎樣?」眼見阿恆好像不太感受到自己的苦處,Alpha很想痛斥阿恆一場。

  「對,我明白,我真的沒放在心上。你也看得出來,我已經放下了。」Alpha和顏悅色地說。

  「時候不早了,我送你回家吧。」阿恆瞄一瞄手錶,然後說。

  「不用送了,你也累了,早點回家休息吧。」

  Alpha一直憧憬阿恆送她回家;對於阿恆現在的提議,Alpha理應求之不得。不過,Alpha家跟阿恆家的距離著實不近;Alpha一方面不忍阿恆太勞累,另一方面故作很會體諒他,所以便婉拒他。

  「不行,你一個女孩子這麼晚回家,我會很擔心的;萬一你出了甚麼事,我會內疚一輩子的。」阿恆正經八百地說。

  Alpha看著阿恆充滿誠意的眼神,沒有再出言阻止,然後就低著頭,慢慢走向小巴站,讓阿恆送自己回家。

  「我自己上去就行了,不用送了,你早點回家休息吧。」阿恆送Alpha到她家樓下,Alpha停下來,跟阿恆說。

  「沒關係,還差幾步路而已,讓我送你上去吧,我要看著你進了家門,才會安心。」阿恆溫柔地跟Alpha說。

  Alpha初嚐受保護的滋味,心頭不禁有點感動。

  走進升降機中的,就只有Alpha和阿恆二人。

  「你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?」升降機關門後,阿恆便問。

  對於阿恆的提問,Alpha著實感到意外;Alpha又開始猜想,阿恆接著想說甚麼。

  「你是個很好的人,很會關心和照顧朋友,而且很有同情心,只是……」

  「只是甚麼?」

  「你別怪我多事。如果你真的連同情和喜歡也分不清楚,這個……好像……有點麻煩。」Alpha斷斷續續地說著。

  「我也知道,所以我之前沒有跟別人提及過。現在也只有你一個人知道,你要幫我保守秘密啊!」

  「我會,你放心!不過,你這個問題真的不該讓別的女生知道,尤其是你喜歡的女生,不然就麻煩了。」

  「你知道嗎?很多女生都不願意跟你這種男生交往,因為她們會懷疑這些男生是真的喜歡自己,還是只是同情自己。」Alpha補充說。

  「原來是這樣……那……如果……我已經讓我喜歡的女生知道了……那怎麼辦?」阿恆表情錯愕,然後結結巴巴地說。

  「阿恆剛才不是說,他那個問題只有我知道嗎?他現在又說他喜歡的女生已經知道,他到底想說甚麼?」Alpha思忖著。

  對Alpha來說,在阿恆眾多曖昧的提問中,這個提問可算是最震憾的了。

 


cooltintin_alpha | 20th Oct 2007, 15:37 | 長篇小說 | (257 Reads)

「為甚麼這樣問?」Alpha面露微笑,強裝神態自若地回應阿恆的提問。

「沒甚麼,只是好奇而已。」

Alpha曾聽說,部分男人在考慮能否與某女孩有進一步發展時,會先關心對方有沒有戀愛經驗;就像應徵工作一樣,由於僱主不願花時間教導新人,又擔心新人未能應付工作,故毫無工作經驗的應徵者,被錄用的機會會相對減低。

「那你呢?」從沒有戀愛經驗的Alpha擔心把真相說出來後,會令阿恆卻步,於是便反問阿恆,藉此逃避問題。

Alpha不願回答阿恆提問的原因,其實還有一個。自我形象極低的Alpha常常覺得,自己是一個人見人怕、沒有人喜歡的大胖妞;若在人前談及有關戀愛的話題,總覺得自己不配,總覺得很難為情。

「我現在沒有女朋友。」阿恆大方地回答。

「那以前曾談戀愛嗎?」渴望知道阿恆過去的Alpha順勢問道。

「試過一次。」阿恆認真地答道。

「那……你喜歡她甚麼?」Alpha希望能從中窺探出阿恆的擇偶條件,然後檢視自己能否符合。

「不過如果你不想說的話,可以不說的。」不知道阿恆與前任女朋友分手原因的Alpha,擔心阿恆那次情傷仍未撫平,所以又補充說。

「不要緊,已是很久的事了,我早已放下了。」阿恆輕鬆地說著。

「當時我初出茅廬,到一間理髮店工作,認識了其中一位比我早兩個月入職、跟我同樣當見習髮型師的女孩。她很細心,很體貼,又很善解人意。她常常逗我玩,給我驚喜。在我情緒低落時,她又會陪伴我、安慰我。後來,我就漸漸喜歡上她了。」阿恆開始憶述有關前任女朋友的事,言談間隱約滲透出一絲愛意。

「在我們還未發展成情侶時,我跟她還經歷了一些事情的。」阿恆繼續說。

「甚麼事情?」Alpha緊張地追問。

「她爸爸不務正業,只會沉迷賭博,還借下多筆債務,害得她要同時做多份兼職,又到處向親戚朋友借錢,為她爸爸清還債務。每當她爸爸輸了錢,心情不好時,便會在家中大吵大鬧,甚至毒打她和她媽媽。我也曾目睹一次。有一天,我拿東西到她家,在門外,我看見她那喝得酩酊大醉的爸爸,像瘋了一樣,故亂向她扔東西。真的很難想像,這些年來,她是怎樣過日子的。」阿恆神情憂鬱地訴說著。

「那次以後,你就更愛惜她了,對嗎?」Alpha問。

「對。其實我挺容易同情別人的,對她,我不知道算不算是由憐生愛。有些時候,我真的分不清楚,自己是單純的同情她,還是真的喜歡她。不過,沒關係,一切都過去了。」

「曾共患難的情侶,對對方的愛應該更堅定不移才對,為何……」Alpha自覺失言了,她害怕勾起阿恆傷痛的回憶,故不敢繼續問下去。

「為何甚麼?」阿恆在明知故問。

「沒甚麼,你當我沒說過就是了。」

「你是想問我們為何會分手,對不對?」阿恆以像能洞悉一切的眼神直視Alpha,然後問。

Alpha看著阿恆,微微的點點頭,沒有吭聲。

「因為她同一時間跟多個男孩交往。她已經有幾份兼職了,還能同時跟多個男孩談戀愛,真會分配時間!後來我還聽說,每一個跟她交往的男孩,都會借錢給她,償還她爸爸的賭債的。真諷刺!」

「你也曾借錢給她,對吧?」

「其實數目不是太大。我不用她還,花些少金錢能看清她的人格,我覺得很超值!」阿恆無情地說著。

Alpha忽然憶起阿傑和阿恆在理髮店裡的一段對話。

「你有興趣嗎?」阿傑在跟阿恆討論店內的一位女客人。

「不用了。我飽歷滄桑,已練成『金鋼不壞之身』,再也不會受到任何引誘的了。」阿恆笑著地回應。

「我還以為阿恆當時只是在開玩笑。」Alpha心想。

「但你們分手後,仍在同一個地方工作,每天都會碰面,這不會很尷尬嗎?」Alpha繼續問。

「會,真的很尷尬。剛分手的時候,每天看著她把我當陌生人看待,理髮店的同事又經常在我們背後說三道四,那段日子真的很難熬。不久我就辭職了,自此以後,我再也沒有見過她。經過這次經驗,我所吸取到的教訓是:千萬不要在自己的工作地點找女朋友,很麻煩的!」阿恆說罷發出爽朗的笑聲。

Alpha露出燦爛的笑容,然後提起酒杯,喝了一口雞尾酒。

「對了,你好像還未回答我的問題呢!」阿恆赫然像記起甚麼似的。

「甚麼?甚麼問題?」Alpha在裝聾作啞。

「明知故問。你知道了我這麼多事情,但我對你的過去卻一無所知,這樣很不公平!快回答我!」阿恆像一個正在向大人撒嬌的小孩,強逼Alpha回答問題。

人生在世,多少也會有點私心。Alpha得知阿恆很容易同情別人,甚至會由憐生愛,於是她就嘗試以自己的過去,博取阿恆的同情。

「我沒有談過戀愛。」Alpha靦腆地回答。

「我這種人,怎會有人喜歡,別開玩笑了。」Alpha首次向阿恆道出心底話。

「甚麼『這種人』?我覺得你人品不錯的。」

Alpha聽到阿恆在讚賞自己,心情比在奧運場上獲得金牌兼破世界紀錄的運動選手還要高興,開心得差點兒忍俊不禁。

「你知道嗎?你是第一個會這樣稱讚我的男生。也許我前世曾經開罪了很多人,所以今生我身邊的男生都像是來討債似的,每一個都跟我過不去。」Alpha低著頭,表情顯然有點沉重,小聲地說著。

「為甚麼這樣說?不過如果你不想說,就不要勉強自己。」

「沒關係,過去的總要讓它過去。」

Alpha升上中學一年級起,很多同級的男同學都經常以她那肥胖的身型作笑柄,她的日子亦從此不好過。

「只要能考取好成績,在學校裡建立一定的地位,其他同學都必定忌諱你,那就再沒有人會欺負你。」每當Alpha在學校裡被同學欺負,回家跟Alpha媽哭訴時,Alpha媽就會這樣教導Alpha

可是,在Alpha考獲不俗的成績後,情況並沒有因此而改善。

一天,老師派發已批改的試卷,三個男同學就走到Alpha的座位前,一手搶了Alpha放在書桌上的試卷,看著第一頁右上角用紅筆寫上的分數。

「看看你能拿多少分……八十八分?是老師算錯分數了吧。」其中一個拿著試卷的男同學在課室裡高聲地說著。

「真的沒有算錯,那你一定是作弊,我要告發你。」男同學把每道題目的得分加起來,發覺總得數沒有算錯,便嚇唬Alpha說。

Alpha曾嘗試討好他們,希望能跟他們做朋友,改善彼此的關係,可是未見奏效。直到中三的時候,情況變得更糟糕。

「你胸部這麼大,手感一定很好,對不對?」

一個男同學赫然走到Alpha前,阻擋她的去路,眼神凝視著她的胸部,然後舉起了右手,佯裝想撫摸它。

 


cooltintin_alpha | 14th Oct 2007, 14:56 | 長篇小說 | (169 Reads)

Alpha期待已久的日子快將來臨。一想到八小時後就能看見阿恆,Alpha心裡興奮得輾轉反側,徹夜難眠。

夜深時分,家人都睡覺了,唯獨Alpha的精神仍很亢奮。

「對了,還未想好明天穿甚麼衣服呢!」Alpha赫然想起這件事。

Alpha立刻起床,亮了房燈,打開兩扇衣櫃門,凝神注視著每一件衣服的款式和顏色。這幾天天氣都頗為炎熱,而Alpha又是個動輒就熱得大汗淋漓的人,於是她就挑了一套淺粉紅色的短袖運動套裝試穿,然後站在衣櫃旁的直立式鏡子前,左照照,右照照。

「為甚麼身體每一寸肉都這麼鬆弛?這個雙下巴……嚇死人了!我的手臂……為甚麼會這麼粗?小腿……比足球員的『甲組腳』還要粗,怎麼辦?」

Alpha又把椅子扛到鏡子前,然後坐下來。

「我的肚子幹嘛又大了?坐下來後被擠出來的兩團肉,像極注滿空氣的輪胎,怎麼辦?明天阿恆還會介紹他的朋友給我認識的,他的朋友會取笑我嗎?我會不會讓阿恆丟臉呢?」Alpha看著鏡中的自己,越想越憂心。

Alpha深明深色的衣服會令人穿得瘦溜一點這個道理,所以Alpha就選了一件黑色的中袖上衣,配襯一條黑色的長運動褲;Alpha除了想讓自己看來瘦削一點外,還想利用衣袖和褲管遮掩她那粗壯的手臂和小腿。

早上十時正,Alpha跟姥姥、冰伶和巧兒一起準時到達約定的地點等候。不一會,阿恆和三男兩女也來到了。

阿恆與Alpha互相說聲早安,然後便互相介紹對方的朋友。

開始登山時,阿恆與他的朋友走在前面,Alpha就與姥姥、冰伶和巧兒走在後面。

「原來阿恆長這副模樣,我今天總算見識到了。」姥姥調笑地說。

「你小聲一點,不要讓他聽到。你這是甚麼意思?他很差勁嗎?」Alpha小聲地在姥姥耳邊說。

「沒甚麼特別,他只是一個比我想像中還要普通的男生罷了。」姥姥回答說。

「他真的這麼普通嗎?是你太挑剔了吧?」巧兒嘗試為Alpha辯護。

「『情人眼裡出西施』這句話永遠是對的。」冰伶插話說。

「你們剛才等了很久嗎?」阿恆回頭看看走在後面的Alpha,然後走到Alpha身旁,笑著問她們四人。

「不是,我們也是到了沒多久。」Alpha笑著說。

「那你們吃了早餐沒有?」

「吃了。」

「前面的路會有點崎嶇,你們待會要當心點。」

「好的。」

阿恆待Alpha回答後,便又追趕他的朋友去了。

「你們看,他是一個很貼心的男生,對吧?」阿恆甫離開,Alpha便急不及待地問姥姥、冰伶和巧兒。

「我不覺得,那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話而已,你清醒點好不好?」冰伶冷淡地說。

Alpha聽罷冰伶的話,心中不是味兒。

「你對任何朋友都會這樣的關心嗎?」Alpha看著阿恆的背影,心想。

這時,阿恆的手提電話響起。阿恆在講電話的時候,Alpha嘗試努力聽出阿恆的談話內容,可是距離太遠,她甚麼也聽不到。

「究竟你在跟誰講電話?是你的女朋友吧?」Alpha越想越失望。

阿恆赫然回頭瞄了一眼,Alpha立即佯裝望向天空,以閃躲他的目光。

「你剛才在跟誰講電話?是男朋友嗎?」臉上彷彿印著「三八」二字的姥姥在問冰伶。

「沒甚麼,普通朋友而已。我沒有男朋友,你又不是不知道的。」

「你這種人,常常把甚麼『到了時機成熟才告訴你們』之類的廢話掛在嘴邊,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正在跟某個男生秘密約會,但又不跟我們說呢。」姥姥不屑地說。

「神經病!」冰伶沒好氣地回答。

走到較崎嶇的路段時,冰伶一個不留神,滑倒在地上,左手手臂擦傷了。

「冰伶,當心!」巧兒驚呼了出來。

阿恆和他的朋友聽到後,便一致地回頭看。阿恆見狀,便立刻跑到冰伶身邊,扶起她,又從背包中取出一瓶蒸餾水,為冰伶沖洗滲著血水的傷口。

「你沒事吧?怎麼這麼不小心?」阿恆一邊注視著冰伶的傷勢,一邊緊張地說。

「有點痛,不過應該沒事的。」冰伶回答說。

「原來你真的這麼博愛,就是對一個剛相識的人,也會緊張得這個樣子。」Alpha的心彷彿跌到谷底去了。

其後,Alpha悶悶不樂的,沒有再多說一句話。

晚上七時許,他們一行十人乘公共汽車回到市區,阿恆建議大家一起去吃晚飯。

席間,九人言談甚歡,唯獨Alpha一人靜默地坐著吃飯。

Alpha,你沒事吧?是否身體哪裡不舒服?」坐在Alpha身邊的阿恆在Alpha耳邊輕聲地問。

「沒事,只是有點累而已。」

事實上,Alpha並非真的太累,不作聲只是她的自然反應。每當面對一大群人,尤其當中有陌生的男性,由於自卑心作祟,Alpha多會感到很不自在,也不敢抬起頭正視對方。

「不知道他們對我有甚麼觀感呢?他們是否覺得我相貌很醜陋呢?」這些問題總是對Alpha纏繞不斷。

由於Alpha擔心開口說話會自暴其短,將自己見識淺薄、語言無味的一面暴露於人前,令人對自己的印象分打折,所以很多時候她都選擇默不作聲。

阿恆在問Alpha問題時,他的臉湊得很近,這距離不禁使Alpha心跳加速。

「那你想吃甚麼?說一句就行,今天晚上我負責幫你夾菜,只為你一個人服務。」阿恆笑容燦爛地說著。

「阿恆,不要再跟我開這種玩笑好不好?我會誤會的。」Alpha只向阿恆報以微笑,沒有勇氣將心裡的想法說出來。

「你平常會去酒吧喝酒嗎?」阿恆問。

「會。你呢?」Alpha回答說。

「我也會。我聽說酒吧街有一間新開業的酒吧,我想去觀看一下,可是又不想一個人去,你有興趣嗎?」

「當然有!」

「那……這個星期五,你有空嗎?」

「我要到晚上十點鐘才有空,會不會晚了一點?」Alpha遲疑地說。

這個星期五晚上十時前,Alpha並非真的有約。她想故意讓阿恆覺得,她的生活很多姿多彩,至於為何要讓他有這個錯覺,就連Alpha自己也不太了解。

「不會,就十點鐘吧,好極了!」阿恆興奮地說。

吃了晚飯以後,大家就盡興而散,各自回家了。

「我還有約,不跟你一起走了,再見。」跟Alpha同路回家的冰伶說罷,便先行離開了。

星期五那天,Alpha穿了一件輕柔的白色外衣,配襯一條藍色的牛仔褲,希望能給阿恆一種清爽自然的感覺。

晚上十時正,Alpha和阿恆都準時到達酒吧街。二人走到新開業的酒吧門口,酒吧的接待員隨即引領二人到二樓的一張圓桌坐下。阿恆坐在Alpha對面,二人看了看餐牌,就不約而同地點了一杯雞尾酒。

「想不到這間酒吧的環境竟然這麼幽靜,燈光又這麼柔和,最適合情侶談心了。」阿恆環視酒吧內四周的環境,然後說。

Alpha看著阿恆那雙好像想跟自己說甚麼話的曖昧眼神,頓時感到面紅耳赤,而她的心跳聲亦再次像正在開動的馬達般吼個不停。

「你是想暗示甚麼嗎?」Alpha仍然開不了口。

「這間酒吧叫『靈淨』,名字改得不錯。一些煩躁不安的人到這裡來,也許真的能獲得心靈的平靜,也可以讓人計劃以後要走的路,甚至思索人生。」Alpha靦腆地轉移話題。

「我想問你一個問題,可以嗎?」阿恆吸了一口氣,然後問。

「甚麼問題?問吧。」

「你有男朋友嗎?」

聽著阿恆一句又一句不明所以的話,身體在微微抖顫的Alpha自覺快要窒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