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16th Sep 2007, 22:33 | 長篇小說 | (559 Reads)

「我沒有眼花,真的是阿恆呢!」Alpha的視線由餐桌上閃爍的燭光,轉移到眼前這個男人身上;他神態自若,臉帶微笑,頰上的兩個酒窩清晰可見。

「你好!真巧,竟然在這裡碰見你!」Alpha回過神來,想到剛才的反應也許會讓阿恆洞悉甚麼,於是就將錯就錯,順勢做出很意外的反應。

「我約了朋友在這裡吃晚飯,不過……看來……還未到。」阿恆邊說著邊環視餐廳四周,似乎找不到他朋友的蹤影。

甫看見阿恆,Alpha立刻緊張得手心冒汗,手腳瞬間變得冰冷,臉部肌肉不自覺地抽搦,身軀在微微地顫抖。

「我也是一樣,約了朋友,可是她還沒有來。」慌亂的Alpha說罷這句話,腦海頓時一片空白,不知道接著該說些甚麼。

Alpha的成長過程並不愉快,不論在家中,還是在學校裡,Alpha同樣感到窒息;中學二年級起,Alpha更變得越來越自我封閉、沉鬱寡言。漸漸地,Alpha害怕與陌生人接觸,尤其是男性。漸漸地,Alpha不懂得與別人溝通;就是與同學閒聊,有時候也緊張得結結巴巴的。

「接著該說甚麼呢?如果請他坐下,好像太怪了吧?他還站在這裡幹甚麼?快點走開好不好?不好,我還想跟他多聊一會兒,可是該跟他聊甚麼好呢?」面對這個情況,Alpha顯然有點不知所措。

「我可以坐下嗎?」阿恆赫然問Alpha

「你不是約了朋友嗎?你知道我也在等朋友,為甚麼還要坐下來?」對於阿恆的提問,Alpha滿腹疑雲。

「唔……坐吧。」Alpha起初顯得有點遲疑,但最後還是隨心而行了。

「你的頭皮現在好了點沒有?」阿恆甫坐下來便問。

「我的頭皮仍然長滿頭瘡,不知你們理髮店是怎麼搞的?你們打算怎樣賠償我金錢上及時間上的損失?」Alpha的膽子要是大一點,恐怕已跟阿恆開了這個玩笑。

「好一點了,我的頭皮暫時沒有再長頭瘡了。」Alpha正經八百地回答。

甫回答阿恆的問題,Alpha立刻責怪自己語言無味,表現過於被動。

其實,由重遇阿恆的那一刻起,Alpha的腦海就像一間精神病院的病房,病房中除了一位驚慌得瑟縮一角的精神病患者,以及四面單調而雪白得刺眼的牆壁外,甚麼都沒有。

Alpha知道剛才的話題已被笨拙的自己結束了,此時,Alpha又開始感到焦急,不知該找甚麼話題跟阿恆聊才好。

「不好意思,我想先打個電話。」Alpha無計可施,唯有以打電話為藉口,一方面暫緩找話題的時間,另一方面希望能儘快找到姥姥,然後轉換吃晚飯的地點,好讓自己能逃離當下的尷尬場面。

電話響了良久,姥姥還是沒有接電話。Alpha看著手錶,現在已是八時四十分了。

「怎麼了?還找不到你的朋友嗎?」阿恆注視著Alpha的神情動態,甫見她把手提電話放在餐桌上,便關心地問。

「對,還找不到她。我的朋友從不遲到的,但現在她已遲了四十分鐘,不知是否在途中遇上甚麼意外呢?」

「別擔心,你的朋友應該不會出甚麼意外的,也許是堵車吧。」阿恆輕聲地安慰看來頗為憂心的Alpha

前生彷彿開罪了所有異性的Alpha,自小就與很多異性不咬弦;會對自己溫柔地說話的異性,除了親戚群中的男性長輩外,眼前的阿恆還是第一個,所以Alpha感到份外窩心。

凝望著阿恆一雙圓大而明亮的眼睛,陶醉於他那滲透著攝人魅力的眼神,Alpha自覺整個人快要被阿恆吞噬了。

「那你的朋友呢?」為了迅速逃避阿恆的眼神,Alpha端起水杯,喝了一口冰涼的白開水,然後問。

「我的朋友看來還沒有來……」阿恆甫回答問題,Alpha的手提電話就響起來。

Alpha,你還在餐廳裡嗎?」這是姥姥的來電。

「當然!你在哪裡?怎麼這麼久還沒有來?」安然無恙的姥姥這麼遲才回覆電話,一向討厭人家遲到的Alpha心頭不禁有點冒火。

「對不起,家中發生了一些事情,我不能來了,不好意思。」姥姥知道Alpha有點生氣,便連忙向Alpha解釋及道歉。

「那你忙你的事吧。不要緊,我們遲些再約,小心點。」Alpha聽到姥姥說家中有事,言談間姥姥又充滿歉意,便不忍心再埋怨她了。

「你的朋友不來了,是嗎?」阿恆憑著Alpha剛才的說話內容及反應,推想出這個結論。

「對。」

「真巧,我的朋友也爽約了。」

縱使Alpha面對阿恆時十分緊張,但她仍有留意阿恆的一舉一動;阿恆一直沒有打過或接過電話,對於阿恆聲稱自己的朋友失約,Alpha雖然感到奇怪,但亦不便追問。

「是嗎?那……你要離開了,對不對?」Alpha忽然覺得自己與阿恆相處的時間太短暫,開始因剛才沒有好好抓緊時間而感到有點懊悔。

「你待會兒還有別的約會嗎?」阿恆問。

「沒有。」

「我也沒有。那不如一起吃頓飯好嗎?我肚子已經餓扁了。」阿恆用手搓一搓肚子,鼓著腮子,動作和表情都滲透著幾分孩子氣。

「很可愛啊!」Alpha差點兒喊了出來。

姥姥不來,Alpha本應立刻趁機離開,可是因為阿恆這小小的動作和表情,Alpha就像一隻誤墮蜘蛛網的小昆蟲,手腳被蜘蛛絲牢牢地黏著,動彈不得。

「好吧。」Alpha依舊抑壓自己的真性情,鎮定地回答。

「其實你叫甚麼名字?」甫點了菜,阿恆便問Alpha

「認識了你這麼久,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。」阿恆還未待Alpha回答,便又補充地說。

Alpha。」

Alpha,你知道我叫甚麼名字嗎?」

「當然知道!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你叫阿恆了!我到理髮店這麼多次,而每次逗留理髮店的時間也不短,若裝作不知道阿恆的名字,似乎講不過去,但我又不想讓阿恆知道自己有多留意他。要怎樣回答才對呢?」Alpha思忖著。

「你……好像叫……阿恆,對嗎?」Alpha偽裝在思考,然後斷斷續續地吐出這句話。

「對。為甚麼你會知道的?」

「我好像曾經聽到阿慧這樣稱呼你。」

吃晚飯期間,Alpha與阿恆跟初相識的朋友無異,互相詢問對方的興趣、喜好、讀書及工作狀況等,有一句、沒一句的對答著,阿恆還主動提出跟Alpha交換電話號碼、電郵地址等聯絡方法。

「你知道嗎?今晚我本來約了一位女孩子;我從未見過她,只是曾經跟她在電話中聊天。」

「只是在電話中聊天?」Alpha好奇地問。

「對。有一次她本來要打電話給她的朋友,但不知為甚麼,她誤撥了我的電話號碼,剛巧我悶得發慌,於是就跟她聊起來。」阿恆在憶述與那位女孩子相識的經過。

「你這樣做未免太隨便了吧?」Alpha心裡到底是瞧不起阿恆,還是在吃醋,就連她自己也搞不清楚。

「是嗎?那你和她想必很投緣吧?」Alpha勉強擠出一點笑容,然後問。

「還可以。是她約我到這裡來的,她說這間餐廳的氣氛不錯。」

「為甚麼要跟我說這些?你們的事我沒有興趣知道呢!」Alpha心裡不是味兒。

「那你們怎樣辨認對方?」Alpha繼續問。

「我們曾跟對方描述自己的外貌。她說她是長頭髮的,身材有點豐滿。我來到這裡後,環視四周,覺得最像樣的就是你了。」

「原來你剛才一直在試探我!」Alpha赫然醒悟,心中有點不悅。

「你不會認為我就是你那位朋友吧?」

「最初也懷疑過,但後來我可以肯定,你不是她。」

「為何這麼肯定?」

「因為你說話的語氣、你的背景,甚至你的電話號碼跟她的都不一樣。」

「你剛才為何不立刻打電話給你的朋友,確認她是否真的來到這裡?」

「還未跟你閒聊前,我的直覺告訴我,你就是她,我以為你在戲弄我……無論如何,真的不好意思!」

「你這人真幼稚!不對,你這麼坦白,到底有甚麼居心?」討厭被人試探的Alpha開始猜想阿恆想玩甚麼把戲。

這時,姥姥發了一個短訊給Alpha,跟Alpha解釋今晚爽約的原因。

Alpha察覺到自己跟阿恆沉默的次數越來越多,時間也越來越長;對於找出新話題,大家似乎也顯得有心無力。於是,Alpha便借故離開。

「沒關係,如果我是你,也許我也會這樣做。不好意思,我臨時有要事,先走了,再聯絡吧,再見。」Alpha邊說著一些較體面的話,邊迅速地從錢包裡掏出二百元,放在餐桌上,然後就離開了。

對於不健談的Alpha來說,跟不相熟的人交談,向來都是很耗費腦力、精力的事情。

「唉……」甫踏出餐廳門口,感到身心俱疲的Alpha不禁歎了一口氣。隨後,Alpha又開始在心中訓斥自己,埋怨自己剛才的表現不夠主動,也不夠大方。

那天晚上以後,Alpha常常握著手提電話,看著電話上的顯示屏幕;每當電話響起時,Alpha也希望是阿恆打電話給自己。

一星期後的晚上,Alpha的手提電話響起來。

「是阿恆的來電……」感到喜出望外的Alpha立刻急不及待地接聽電話。

Alpha,還記得我嗎?」

「記得。阿恆,有事嗎?」Alpha很盡力地掩飾自己的興奮心情。

「上次真的對不起,我只想跟你坦白,不想隱瞞你甚麼。」阿恆誠懇地說。

「我沒有生氣,上次我真的突然有要事,所以才要先走。我走得那麼匆忙,該我跟你說對不起才對。」Alpha被阿恆誠懇的語氣打動了。

「聽你這麼一說,我也沒那麼愧疚了。你有事忙,我明白的,不要緊。」

Alpha沒有吭聲。

「你為甚麼要愧疚?我又不是你的甚麼人,你沒有必要感到愧疚吧?」Alpha聽罷阿恆的話,心裡感到莫名的愉悅。

「上次我跟你說過,我和朋友將相約登山,你還記得嗎?」阿恆接著說。

「記得。」

「那你有興趣一起去嗎?你可以叫你的朋友一起去,我們沒有所謂。」

「阿恆竟然主動約我呢!」Alpha高興得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「那我先問問我的朋友,再給你答覆吧。」

「好吧,等你的答覆。」

「喂喂喂,你們有沒有興趣去登山?」甫掛上電話,Alpha便雀躍地問身旁的姥姥、巧兒及冰伶。

這天晚上,Alpha約了姥姥、巧兒及冰伶三人出來吃晚飯。

「剛才打電話給你的是誰?你看來春風得意似的……是個男的,對不對?」姥姥好奇地問。

「我有個朋友想介紹給你們認識。怎麼了?去,還是不去?」

「去看看也無妨。」冰伶說。

「好,我們去!」巧兒肯定地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