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2nd Jul 2007, 00:32 | 心頭點滴 | (221 Reads)

中午時分,一個五十多歲,跟前度同居男友分手已有兩年多的獨居女士,看著鏡中的自己,忽然發現自己的眼睛紅得很,於是便慌張起來。

「我雙眼紅得很厲害,紅得像在淌血一樣。」女士立刻致電給相熟的中醫師,欲尋求即時的解決辦法。

「可能你雙眼的微血管爆了,你快點去找西醫師看病吧。」還沒有親眼看過女士眼睛嚴重性的中醫師,武斷地為女士隔空診症,把女士嚇得六神無主。

「我雙眼紅得像在淌血一樣,中醫師說是眼睛的微血管爆了,怎麼辦?」女士致電給她認為唯一可以依賴的妹妹,想聽聽妹妹的意見。

「如果你覺得情況真的這麼嚴重,就去急症室好了。」妹妹淡然地建議女士這樣做。 

其實妹妹並非冷血,而是她深知女士有多神經質。

女士是個口沒遮攔、律人寬己的人。她從來只挑別人的短處,卻永遠不願發掘別人的長處。別人犯了一個小錯誤,她會把其放大十倍,然後在所有親朋戚友面前數落這個,在她心目中很要不得的人;但若果自己犯了錯,不論這個錯誤有多大,她總認為情有可原,甚至堅稱自己沒有錯。

女士是個神經過分緊張、說話誇張得近乎失實的人。她害怕死亡,害怕得常常認為自己患上甚麼暗病、絕症,大去之期不遠了。當女士感到頭部的一邊有點麻痺時,她毫不猶豫地跑到急症室去,然後跟醫生說:「我整個頭都在發麻,我想這是中風的跡象了。」不過,無論醫生替女士做任何身體檢查,報告始終顯示,女士的健康一切正常。

女士是個依賴性極強、害怕孤寂的人。她常使喚身邊的人為自己張羅一切,就連到菜市場買菜,也吩咐住在鄰近屋苑、年紀老邁的母親去做。她每天都致電給自己偏愛的親朋戚友,查問對方當下在幹甚麼,以及對方當天的行蹤,然後就會掛線。

女士是個禮貌欠奉、階級觀念極重的人。別人替她做事,她甚少道謝;她認為對方應分為自己效勞。她瞧不起家境貧窮、學歷不到大學程度的人;面對這些人,她自視清高,說話得勢不饒人。可是,在富有人家、大學生面前,她就會收起平時那副臭嘴臉,言行變得友善、恭敬起來。

因為這樣,女士身邊的人都對她感到煩厭,人人都爭相疏遠她。

「我的年紀已經不小了,還學習來幹嘛?」有人建議毫無精神寄託的女士重拾課本,順道體會學無止境這生活態度,女士就這樣回答。

「做甚麼義工?浪費時間!」有人建議閒著沒事做的女士做點善事,順道領略人生的真正意義,女士就這樣回答。

「做運動很辛苦的,而且又沒有人陪自己。」有人建議經常失眠的女士多做運動,順道鍛鍊出強健的體魄,女士就這樣回答。

話說回來,女士聽見妹妹建議自己去急症室求醫,於是便立刻換衣服出門去了。

跑到樓下,女士看見有一輛警車停泊在屋苑入口處,警車旁站著兩名警員。

「我感覺快要爆血管了,麻煩你們幫我召一輛救護車。」女士走到警員面前,向他們求助。

於是警員替女士召了救護車,送她到最近的急症室去。

結果,跟前幾次一樣,醫生說女士的健康一切正常。

女士的確患了病,但並非任何生理病,她所患的,只是一種名叫「空虛」的心病。

空虛,源於過分的依賴。

有時候,空虛猶如洪水猛獸,淹沒人的理智,吞噬人的心靈。

而過分的依賴,就彷彿是一種毒品,它會令人上癮。當人嚐過這種毒品後,就會一而再,再而三的渴求,永無止境。嚐過這種毒品的人,會漸漸失去獨立的能力。他們不會再記得,在還沒有人可以依賴的時候,他們本來就可以獨立生活,而且活得還不賴的。

當你將空虛表露於人前,別人也許會同情你,但只限於同情。就算是你的伴侶,也總不可能時刻陪伴你左右,何況是別人?別人始終有他自己的生活。

千萬別縱容自己培養出過分依賴別人這壞習慣。甚麼程度的依賴才算過分?自己心中有少許愉悅或不快,就立刻想找人分享或傾訴;自己有處理某事情的能力,卻請他人代勞;對方明明並非自己的伴侶,但自己找對方的頻密程度,是每天一次,甚至是每天兩次、三次、四次……過分依賴的人,最終會使被依賴者感到煩厭,然後迫使對方狠狠地離棄自己。

其實,不論有沒有人可以讓你依賴,你也應想方設法,例如可參考以上別人給女士的建議,使自己的生活變得充實,使自己的人生態度變得積極樂觀,最重要的就是使自己變得獨立。只有重新調整自己的生活態度及方式,才是根治空虛的不二良方。

未雨綢繆,總好過亡羊補牢;亡羊補牢,總好過坐以待斃。

但願一切還來得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