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29th Mar 2007, 00:03 | 很日記的日記 | (236 Reads)

不知從哪一年起,每逢臨近新曆三月二十九日,我都會精神分裂。

三月二十七日晚上……

「外婆今天專程拿這個紅封包到我公司,叫我給你。」媽媽一邊把紅封包遞給我,一邊說。

「外婆這麼有心,不如二十九日晚找外婆吃晚飯,好嗎?」媽媽不一會便向我提出這個建議。

「好的。順道找二姨一塊兒吃晚飯吧,反正她每年都給我紅封包,今年也不會有例外的。」我平靜地回答說。

三月二十八日晚上……

生日是我自己的事,為甚麼不能由我選擇怎樣過?」我坐在鏡子前,竟然對著鏡子中的自己說起話來。

「你不想與她們吃晚飯就得堅持,現在是你自己放棄了選擇的權利,要責怪就責怪自己吧。」最荒誕的是,鏡子中的自己居然回話。

「我與她們吃晚飯,是為了表示禮貌,表示謝意,這是有教養的人應有的表現。」 

「既然你決定了做個有教養的人,就不應自怨自艾,否則你乾脆推掉明晚的飯局好了。」

「我生日當天找她們吃晚飯,她們會覺得我重視她們,她們會很高興的。」

「她們快樂,你就快樂?」

「也可以這樣說,但那種快樂並非我想在生日當天感受到的。」

「若果你能狠下心腸,你可以更快樂的,因為你可以隨心所欲,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。」

「凡事以自己的感受出發,只是過分自我的表現;我不能做個連自己也覺討厭的人。人的其中一個可貴之處,就是在於人懂得遷就他人。」

「為了體現人的可貴之處,而使自己得不到打從心底的快樂,何苦呢?」

「試問天下間有多少個好人不用受委屈的呢?不過也不可說是委屈,一個思想成熟的成年人,本來就應該懂得凡事替別人設想,以別人的感受為先嘛。」

三月二十九日零時零分

今年將會是很難熬的一年 —— 我預計得到,你今年將會遇到怎樣悲慘的事情;我也預計得到,你今年將有多少天要以淚洗臉 —— 但你總得堅持下去,就當是為迎接美好的將來作好準備吧。只要你時常充滿期盼,保持積極樂觀的心境,就不會這麼容易氣餒的了。

二十四歲的你,生日快樂!

三月二十九日晚上……

Picture

今晚到金龍船點了以上這個套餐。最難吃的竟然是我最期待的鵝肝,遜斃了!

枱號為「62」呢!如果明年能讓我重遇你,並建立超好的關係就好了!嘻嘻!


cooltintin_alpha | 21st Mar 2007, 17:18 | 長篇小說 | (226 Reads)

  「已有一個多月沒見過阿恆了。不知他現在在幹甚麼呢?他有想起過我嗎?」對Alpha來說,牽腸掛肚的日子是最難熬的。

  Alpha已再找不到任何藉口到理髮店了,恰巧理髮店旁邊有一間超級市場,於是Alpha便常常以「到超級市場買東西」為名,刻意在理髮店門外經過,希望能趁機看阿恆一眼,一解單思之苦。可是,Alpha每次都找不到阿恆的蹤影。

  「我和阿恆真的這麼沒緣份嗎?還是他知道了我喜歡他,所以刻意要避開我呢?也許他已經把我忘記了吧。」

  每當夜深人靜,Alpha睡不著,又閑著沒事做的時候,略會占卜的她總會拿出塔羅牌,替自己、家人或朋友占卜一下。

  今天晚上,Alpha躺在床上輾轉反側,遲遲未能入睡,於是便拿塔羅牌出來,替自己占卜一下。

  「我今年的生日可以見到阿恆嗎?」還有兩個星期就生日的Alpha一邊洗牌,心裡一邊默默唸著這個問題。

  塔羅牌的結果顯示,Alpha今年的生日,既憂愁,又驚喜。

  「這算是甚麼答案?見到就見到,沒見到就沒見到,怎會悲喜參半的呢?」

  Alpha很不滿意這個結果,可是按照塔羅牌的規矩,同一個問題,一星期內不可以問多於一次,所以Alpha亦無可奈何。

  Alpha一向都會將她與阿恆的事情,告知巧兒、姥姥和冰伶這三位好友。今天,她們一起吃晚飯,Alpha又將塔羅牌的結果告訴她們。

  「真的很難想像,你喜歡的男生會是甚麼樣的。」姥姥說。

  「巧兒,你不是見過阿恆的嗎?形容來聽聽吧。」冰伶好奇地問。

  「阿恆他……也沒甚麼特別吧。他是男的。」巧兒回答說。

  「廢話!」姥姥和冰伶異口同聲地說。

  「高高瘦瘦的,樣子傻乎乎的,的確挺討人喜歡的。」巧兒想了想,再加以補充。

  「他笑的時候,臉頰上有兩個小小的酒窩,好可愛的!」Alpha語帶興奮地說。 

  「又是酒窩。我發覺你每次所喜歡的男生,大多都是有酒窩的。」冰伶說。

  「你不可以這樣偏心,只讓巧兒見阿恆,而不讓我跟冰伶見的。這樣吧,你明天帶我去見見他,讓我看看他那副長相,為甚麼會讓你這麼魂牽夢縈吧。」

  翌日,姥姥便跟Alpha到理髮店去。

  「不如你指定阿恆替你理髮,而我就坐在旁邊看著你們吧!」途中,姥姥向Alpha提出了一個自己認為娛樂性很豐富的建議。

  「神經病,我才不要進去。待會兒我在理髮店旁的超級市場逛,而你就在理髮店門外看看吧。」

  「我怎麼知道哪一個是阿恆?」

  「店裡個子最高的就是他,他比其他人高很多的。」

  「不行,我擔心站在理髮店門外,會看得不清楚,我還是進去理髮店,裝作要問問理髮的價錢吧。」

  「隨便你,你看夠了就到超級市場找我好了。」Alpha沒好氣地說。

  不消一刻鐘,姥姥便到超級市場去找Alpha

  「怎麼了?看見了沒有?」Alpha緊張地問。

  「我把店裡所有的男髮型師都比過了,最高的應該是站在門口的那一個,可是他也沒有你說的這麼高,只是店裡的女髮型師太矮了吧。」

  「怎麼可能?阿恆跟店裡最高的那個女髮型師相比,也要高出一個頭呢!」

  「那我想阿恆不在了。」

  「又不在?他是不是辭工沒幹了?要不然怎麼我每次來,都看不到他呢?」Alpha顯然有點失落。

  Alpha的生日到了,巧兒、姥姥和冰伶約了Alpha出來慶祝。

  她們進了餐廳,點了菜後,三人便同時以詭異的目光投向Alpha

  「你們怎麼了?」Alpha覺得事有蹺蹊。

  「我們今天打算送你一份很貴重的生日禮物;這份生日禮物任你花上多少錢也買不到的。」冰伶首先開腔。

  「送你以後,如果你也不好好去把握,那真是白費我們的心血了。」姥姥說。 

  「我們很辛苦才能弄到手的,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啊!」巧兒再次對Alpha千叮萬囑。

  「現在請你伸出手來。」冰伶說。

  冰伶故作小心翼翼地把一個小小的粉藍色信封放在Alpha的手裡。

  「這是甚麼?只是一張生日卡而已。」Alpha說罷,便擺出一副很不爽的樣子。 

  「你看了再說吧。」巧兒說。

  Alpha打開信封,取出了一張色調和諧,底部印有祝福字句的生日卡。Alpha打開生日卡一看,有一張綠色的紙條從生日卡裡掉了出來。

  「嘩!你小心點好不好?」巧兒、姥和冰伶見狀立即喊出來。

  從她們三人的反應,Alpha知道那張紙條有點不對勁。

  心跳開始加速的Alpha故作鎮定,先把那張紙條放在一旁,然後看生日卡上寫著的東西:

  「祝你早日減肥成功,然後穿比堅尼給我看!姥姥」

  「二十三歲了,可以結婚了!祝你一年比一年美麗動人!冰伶」

  「祝你生日願望成真,每天都開開心心!生日快樂!巧兒」

  生日卡上寫著的都是她們三人對Alpha的祝願。

  「謝謝!」Alpha覺得很窩心,靦腆地向她們道謝,然後就把生日卡和那張紙條放回信封裡。

  「你為甚麼不看看那張紙條?」冰伶焦急地問。

  Alpha猜想,那張紙條上寫著的,一定跟阿恆有關。

  Alpha心急如焚,很想知道那張紙條到底寫了甚麼。可是她也知道,她們三人都很期待,看看Alpha讀完那張紙條後,會怎樣反應;Alpha就是不想圓她們的夢。

  「我回家後再看,行嗎?」Alpha小聲地問。

  「不行!」三人同時堅決地拒絕Alpha的請求。

  「待會兒再看吧。」

  「你不看的話就把紙條還給我們吧。」姥姥在威脅Alpha

  Alpha別無他選,只好順應她們的要求,看看紙條上寫著甚麼。

  八個數字,紙條上寫著八個數字。

  Alpha甫看見那八個數字,立刻手心冒汗,不禁在打寒噤。

  「你知道這是甚麼嗎?」冰伶問。

  「知道。」Alpha心裡很慌亂,她剩餘的力氣,只足夠讓她吐出這兩個字。

  「那這是甚麼?」姥姥還明知故問。

  「阿恆手提電話的號碼。」Alpha微微的吸一口氣,強作鎮定地回答。

  「對!你快點打電話給他吧!」冰伶說。

  「現在?」Alpha忽然感到,全身的血液都像萬馬奔騰般往大腦衝上去。

  「當然!」姥姥說。

  「不行。」

  「為甚麼不行?」巧兒說。

  「如果我真的打電話給他,這不就讓他知道我喜歡他嗎?」

  「那你把紙條還給我們好了。」姥姥說。

  「也不行。」

  「你又不敢打電話給他,那你留著這張紙條有甚麼用?」冰伶說。

  「對,對我來說,這張紙條真的沒甚麼用處,你們應該給我阿恆的照片,讓我看個夠嘛!」

  「你真貪心,得一想二。」姥姥說。

  「你們看,他電話號碼的其中三個數字,是我的生日日期呢!」Alpha仔細端詳紙條上的八個數字,然後興奮地說。

  「今天天氣真好。」

  「我贊同。」

  「吃東西吧。」

  她們三人聽罷,都不約而同地轉移話題。

  「你們是怎樣拿到他的電話號碼的?」Alpha感到滿腹疑團。

  「你別管!」冰伶說。

  「可是我想知道。」

  「你打電話給他以後,我們就告訴你。」姥姥說。

  「不要這樣對我好不好?」

  「你知道你剛才看完紙條的樣子很惹笑嗎?我們從來都沒見過你那副模樣的。」冰伶調笑地說。

  「甚麼模樣?」

  「似笑非笑,既驚喜,又緊張。你的反應,是非言語所能形容的。」姥姥說罷捧腹大笑。

  Alpha回家後,為免讓Alpha媽找到,於是便找了一個隱密的地方,把那張紙條藏起來。

  紙條藏在隱密的地方裡,而那八個數字,早就深深的藏在Alpha的心裡了。

  過了一個星期,姥姥打電話給Alpha

  「你打了電話給他沒有?」姥姥單刀直入地問。

  「還未。」

  「為甚麼?」

  「我不敢。」

  「那你想打電話給他嗎?」

  「想又怎樣?我跟他……不可能的!」

  「我幫你打電話給他,好不好?現在我用『三人會議』,那你就可以聽到他的聲音,怎樣?」

  「可是你想跟他說甚麼?」

  「不知道。打了電話給他再算吧。」

  「好吧,反正我只是負責聽。」

  「那我打了,你等一下。」

  姥姥說畢,便開始按那八個號碼。

  姥姥每按一個號碼,都好像重重地撞擊了Alpha的心臟似的,而且力度一次比一次強勁;這種壓力,Alpha快承受不了了。

  Alpha,電話接通了。」一會兒後,耳筒的另一邊傳來姥姥興奮的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