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6th Jan 2007, 14:34 | 長篇小說 | (220 Reads)

將於今年七月大學畢業的Alpha,昨晚因趕功課而熬夜,所以今天極之疲累,感覺像快要虛脫一樣。

下午一時三十分,Alpha剛下課,正當她想盡快乘車回家睡覺之際,便接到Alpha媽的電話。

「你下課了沒有?」

「下課了。」

「你待會兒有事忙嗎?」

「沒有,功課都交了。有甚麼事嗎?」

「我今天想去染髮,你要不要去理髮?」

「那個頭皮護理的療程都完結了,我還有甚麼藉口去理髮呢?」已經有兩個星期沒見到阿恆的Alpha很想解單思之苦,卻又找不到合理的理由。

「也好,我想去剪髮和焗油。」Alpha遲疑了一會,便想出了這個連自己也覺得牽強的理由。

走進理髮店後,AlphaAlpha媽都坐著等待阿慧給她們安排髮型師。

Alpha今天沒有刻意找阿恆的蹤影,腦海中只浮現著家中的大床。

「其實我今天根本不應該來這裡,我跟阿恆根本不會有發展的可能,我是時候要死心了。」縱使Alpha睡意正濃,思路卻前所未有的清晰。

「算吧,就當今天是最後一次跟阿恆見面吧。上兩次替自己理髮的都不是阿恆,如果這次也不是他的話,我就真的會死心了。求神拜佛,千萬別安排他替我理髮!」那句才是真心話,Alpha心中有數。

「有兩個客人,一個染髮,一個焗油,你想做哪一個?」阿慧問站在Alpha背後的髮型師。

「隨便吧。」那位男髮型師冷漠地回答說。

Alpha好奇地看看站在自己後面的髮型師是誰。

「原來是阿恆。他今天為甚麼這麼沒衝勁呢?」

「焗油吧。」阿恆考慮了一秒鐘,便回答說。

「不是吧?」Alpha聽罷阿恆的答案,心跳急劇加速。

天意弄人,Alpha現在的心情比剛才的更為複雜:緊張、興奮、擔心、高興……她今天終於體會到何謂百感交集。

「請先跟我去洗吧。」阿珊跟Alpha說。

「怎麼會是阿珊?阿恆呢?可能要焗油的客人不止我一個吧。」Alpha感到非常失望,認定自己剛才是會錯意。

「讓我來吧。」阿恆捲起衣袖,走到阿珊身旁說。

Alpha喜出望外,但又故作鎮定。

「要按摩嗎?」阿恆輕聲地問Alpha

「我最怕按摩的,還是說不要好了。可是我來這裡這麼多次也沒有試過,試一次也無妨吧,何況這樣可以延長阿恆替我洗的時間。怎麼好呢?」Alpha只懂睜大眼睛,不懂得回答。

「要按摩額頭嗎?」阿恆看著Alpha迷惘的樣子,嘗試把問題問得具體一點。

「隨便吧。」Alpha硬著頭皮地回答。

阿恆甫按一下Alpha的額頭,Alpha自覺毛孔收縮,毛髮直豎,皮膚繃緊,還差點兒打了一個冷顫。

Alpha輕輕地皺著眉頭,默默地忍受著阿恆一下又一下的指壓。

「力度適中嗎?」阿恆問Alpha

「適中。」

「說甚麼適中呢?現在豈不是不能叫他停止?」Alpha口不對心的病又發作了。

阿恆雙手開始從Alpha的額頭慢慢往下按,直到按著Alpha的頸項。

Alpha頸項的神經線比額頭的敏感萬多倍,此時,「痛苦」二字已經寫在Alpha的臉上了。

「你想按脖子嗎?」阿恆察覺到Alpha面有難色,便立刻問Alpha

「不用了。」Alpha以百分以一秒的時間回答。

「好好好,我不按了。」阿恆以哄小孩子的口吻跟Alpha說。

聽罷阿恆這句話,Alpha感到莫名的窩心。

「為甚麼你這次不做natural xxxxxxxx?」阿恆問。

「你在說甚麼?」Alpha聽不明白那個英文名詞。

「上次那個頭皮護理療程。」

「那個療程已經完結了。」

阿恆點點頭,沒有回話。

「療程的完結,即表示我以後都不會再來這裡,我們以後也不能再見面了,這個你懂嗎?」Alpha沒有真的說出來,她只希望阿恆能領會自己的暗示。

完畢後,阿恆開始替Alpha焗油。

「你有打算把頭髮剪短嗎?」阿恆問Alpha

「沒有。」

「可是你不覺得你的頭髮這麼長,很難打理的嗎?其實你的頭髮很多,而且很乾,實在不太適合留長頭髮的。」

「我留長頭髮還是短頭髮,與你何幹?我的臉又圓又大,短頭髮只會暴露我的短處,我才不要呢。」Alpha心想。

「待會兒我會麻煩髮型師把髮尾修剪一下的。」Alpha冷淡地說。

阿恆笑了笑,Alpha不知道他在笑甚麼,但阿恆的樣子告訴Alpha,他不太滿意Alpha的答案。

Alpha越來越疲倦了,彷彿連睜開眼睛的力氣也沒有了。

「怎麼你今天的心情好像不太好似的?還是太累呢?」阿恆嘗試找出Alpha精神萎靡的原因。

「沒甚麼,我只是太累而已。」

「太累?你剛剛下班嗎?」

「現在才三點多鐘,甚麼工作會在這個時候下班的呢?」Alpha覺得阿恆問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,但又知道,若自己真的對阿恆提出這樣的質疑,實在太沒禮貌了。

「是剛剛放學才對。」Alpha說。

「放學?你讀甚麼的?」

「我讀大學的。」

阿恆臉上頓時木無表情,他沒有作聲,只是點點頭,然後便垂下頭來。

阿恆把焗油膏塗抹在Alpha的頭髮後,便將焗油專用的蒸氣機推到Alpha身後。

「這次你趕時間嗎?」阿恆問Alpha

「你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我趕時間嗎?」雖然Alpha很想求證,但又鼓不起勇氣。

「不趕。」Alpha掩飾著心中的喜悅,鎮定地說。

「那麼我將蒸氣機的時間調久一點,這樣你就可以睡一睡了。」阿恆對著Alpha微笑,然後小聲地在Alpha的耳邊說。

「阿恆,你真體貼呢!」Alpha心想。

Alpha展露出燦爛的笑容,感激地望著阿恆雙眼,然後點點頭。

一向注重自己言行舉止的Alpha,由於擔心自己睡著後醜態盡現,加上她很想知道,阿恆將會用甚麼方法弄醒自己,所以她一直在閉目養神,並靜心聆聽身邊的人的一舉一動。

阿恆以為Alpha真的睡著了,便站到Alpha身旁,看著鏡子,模仿Alpha熟睡的樣子,旁人見狀都笑了。

蒸氣機的響鬧裝置響起,表示這個步驟已經完結。

Alpha心裡舒了一口大氣,因為說到底,雖然Alpha輕易地騙得了所有人,但裝睡始終是辛苦的。

阿恆把蒸氣機推走,再多等五分鐘,才把Alpha弄醒。

阿恆走到Alpha身後,輕輕地上下搖晃Alpha的椅背;Alpha感受到一種離心力,很自然地嚇得睜開了眼睛。

「去洗了。」阿恆甫見Alpha睜開眼睛,便說。

「今天你獨個兒來這裡嗎?」阿恆問。

「你是第二次明知故問,我肯定你認得我媽媽,別再在我面前裝傻。」Alpha想拆穿他的謊話,不過為了禮貌,她又把說話收回。

「不是,我媽媽坐在我的鄰座。」

「我之前也在懷疑坐在你鄰座的會不會是你媽媽。」

最討厭虛偽的人的Alpha懶理阿恆的假話,繼續閉目養神,沒有回話。

「太累了,真的想好好的睡一覺。」原本躺在洗髮間的長椅上的Alpha完畢,坐起來,用手拍拍自己的額頭,然後想。

「頭暈嗎?」阿恆見狀便問Alpha

「不是,只是太累而已。」

Alpha很討厭阿恆的虛偽,但又很喜歡阿恆的細心體貼。

阿恆專心地用風筒吹乾Alpha濕漉漉的頭髮,Alpha就鬼鬼祟祟地偷望阿恆。

Alpha的頭髮打了一個又一個難解的結,阿恆看著眼前的「亂葬崗」,不禁露出厭惡的表情。Alpha看著阿恆那副嘴臉,心中亦有些不悅。

阿恆替Alpha理髮完畢後,便到洗髮間替自己洗,然後走到Alpha媽旁邊的位子,用風筒把頭髮吹乾。而Alpha則坐在Alpha媽附近,等待她完成染髮的最後一個程序。

這時,理髮店內就只剩下AlphaAlpha媽兩位客人。

Alpha托著腮子,眼皮重得快要跌下來了。

「你剪了頭髮沒有?」阿慧問Alpha

「剪了。」Alpha冷冷地回答。

「為甚麼你頭髮的長度好像跟之前沒兩樣的?」Alpha媽加入討論。

「你們這兩個女人又在一唱一和,煩死了。」Alpha只是笑了笑,沒有真的把心中的不滿說出來。

「你剪短了多少?」阿慧又問。

「不知道。」Alpha懶得為阿慧的問題傷腦筋,而回答的語氣亦顯然有點不屑。

其後阿慧接連問了Alpha數個問題,而Alpha則只是敷衍地連續以數次「不知道」作回應。

阿恆表面上只顧專心吹頭,不過Alpha知道,以阿恆好管閒事的性格,他必定會豎起耳朵,把Alpha與阿慧的對話內容聽得清清楚楚。

Alpha一直留意阿恆的舉動,可是阿恆一直也沒有露出甚麼破綻;Alpha再一次肯定,阿恆的演技不比自己的遜色。

對於演技好的人,Alpha大多只有一種應對方法:先是欣賞,繼而防範。不過,若Alpha喜歡上演技好的人,頭腦就往往無法變得清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