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11th Dec 2006, 17:23 | 長篇小說 | (308 Reads)

Alpha常覺得,能在大時大節看見自己喜歡的人,是一種福氣。

農曆年初五,是Alpha第一次獨個兒到理髮店理髮的日子,是Alpha第四次到理髮店做頭皮護理的日子,是Alpha在新一年第一次見到阿恆的「大日子」。

這次阿慧安排了阿珊替Alpha理髮。一如以往,阿珊先領Alpha去洗髮。在洗髮間不遠處,Alpha已看到阿恆的蹤影。

洗髮間內分別有左右兩排,每排四個供人洗髮的位子,而兩排位子中間,就有一條只能剛好容納三個身材中等的成年人側身而走的通道,空間頗為狹小。

由於左右兩排的第一個位子都被客人佔用了,所以阿珊準備領Alpha穿過這條通道,到右排的第二個位子去。這時,正站在通道處,背對背替躺在第一個位子的兩位客人洗髮的髮型師,分別是阿傑和阿恆。

Alpha是個重二百磅的胖妞,要她穿過這條現在只能容納一個身材中等的成年人側身而走的通道,而身體不能跟這兩個髮型師有任何接觸,著實有一定的難度。

阿恆和阿傑看見Alpha準備穿過通道,都不約而同地把身體緊靠位子,好讓Alpha有足夠的空間走過。

Alpha開始側著身體,背著阿恆慢慢地走。Alpha眼見自己的胸部跟阿傑的背部差不多要接觸到了,為安全計,她便後退一小步,想藉此拉遠眼前的距離。

只顧瞻前,沒有顧後,Alpha忘記了她背後還站著阿恆。當Alpha後退一小步時,Alpha的屁股忽然觸碰到一種感覺軟綿綿的東西。

「糟糕了!這軟綿綿的東西是阿恆的屁股!」Alpha忽然驚醒過來。

阿恆有點錯愕地看著AlphaAlpha沒有道歉,只裝作若無其事,低著頭走到自己的位子去。

「你別誤會,我並非故意要對你進行性騷擾的。」Alpha多麼想表明自己的清白,可是這裡人太多了,Alpha還是開不了口。

自覺出了洋相的Alpha,頓時面紅耳赤,心裡既感無辜,又覺尷尬。

躺在Alpha旁邊的客人,是一位身形纖瘦、皮膚白晳的少女,而正在替少女洗髮的髮型師,就是阿恆。

期間,阿恆跟少女談笑風生,二人都像是樂透了。

「我一向以為你很踏實,為甚麼當你跟這個女孩子說話時,會變得這麼輕浮?我似乎該對你改觀了。」Alpha看在眼內,心裡有點不是味兒。

每次Alpha來做頭皮護理時,都會另加一項焗油服務的。

「你今次打算選用哪一項焗油服務?」阿珊打斷了Alpha的沉思。

「上次那一種吧。」

阿恆與女孩的對話,不知在何時終止了。在Alpha回答阿珊問題的同時,阿恆目不轉睛地看著AlphaAlpha雖然感應到,但為免再次挑起剛才的尷尬感覺,只好假裝不知道。

阿恆一邊替少女洗髮,一邊鍥而不捨地看著Alpha

「請稍等一會,我去拿毛巾。」阿珊跟Alpha說。

「好的。」Alpha看著阿珊,然後回答說。

這時,Alpha的視線終於從阿珊轉移到阿恆身上,二人的視線再次接通了。

「幹甚麼?」二人靜默地對望了一秒鐘,Alpha便按捺不住地問阿恆。

「還認得我嗎?」阿恆面帶微笑,輕聲地問Alpha

阿珊拿著一條毛巾回來了。

「阿珊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回來的?真不識趣!我要怎樣回答,才不會引起阿珊的懷疑呢?」Alpha自覺有點慌忙。

「認得!」Alpha故意提高聲調,囂張地回答說,彷彿在對阿恆剛才那種輕浮的態度進行報復。

說罷,阿珊便領Alpha離開洗髮間。

阿恆這一問,著實令Alpha感到意外。

Alpha在思忖著阿恆那個問題的用意,想著想著,Alpha偷笑了。

阿恆的一問,令Alpha整個星期都沉醉於甜蜜和快樂之中。

終於到了最後一次做頭皮護理的日子。不知從何時開始,Alpha再沒有把到理髮店理髮,視為一項嚴苛的挑戰,反而認為這是上天的恩賜。

頭髮已修剪了,負離子已弄過了,頭皮護理的療程也即將完結了。Alpha自知今天以後,就再沒有藉口到理髮店見阿恆了。

今天,Alpha的心情很矛盾:她很想快點看見阿恆,但又怕越早見到他,就要越早與他分別。

由踏進理髮店,等待阿慧安排髮型師,讓髮型師替自己洗髮、做頭皮護理、焗油,Alpha也忙著尋找阿恆的蹤影,可是,不論Alpha多努力去找,也無功而還。

「今天阿恆想必是放假了,不知道他現在在做甚麼呢?我還會再遇到他嗎?不會吧。」Alpha感到絕望了。


cooltintin_alpha | 1st Dec 2006, 23:53 | 悲鳴 | (284 Reads)

今早八時五十九分,在我排隊等候乘搭升降機回公司上班之際,收到媽媽的電話,電話中媽媽著急地說:「大姨說大姨丈不行了,我現在趕去看他,你不用來了。」

午飯時間,我致電給媽媽,問她大姨丈的情況,媽媽語氣沉重地說:「我們正在寶福山辦理大姨丈的身後事,他走了。」

前幾年外公去世,我收到消息時,只覺得事出突然;自己有一點不開心的,但只是因為看到媽媽傷心,所以我也替她難過。今天,大姨丈去世,可能因為我與他的接觸比與外公的接觸多,所以不禁有點黯然神傷。

大姨丈,我很喜歡稱呼你做「大姨丈」的,不知道為甚麼,我就是覺得這個稱呼很親切。當然,我也很喜歡表弟、表妹對你的稱謂,他們會叫你做「桂桂」、「小桂子」。每當你聽到表弟、表妹替自己起花名時,都會擺出一副厭煩的表情,但我總覺得,大姨丈你心裡其實是覺得很溫馨的。

大姨丈,你是我認識的男性長輩當中,樣子最凶惡,但內心又最慈祥的一位父親。單看表弟、表妹那麼喜歡逗這個看似極度嚴肅的你玩,就知道你有多疼愛自己的兒女了。我記得有一次我跟表弟閒聊,他說你還未生病時,每天都會一大清早上街買早餐給他吃,然後才去上班,日日如是,從不間斷。難怪表弟、表妹會這麼疼愛你,就連我也打從心底的尊敬你。

大姨丈,我已不記得上一次到醫院探望你是在甚麼時候了,我想已隔了一個多月吧。不過我記得你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:「怎樣了?」你受著病魔的煎熬,還面帶微笑地關心我的近況。一向不懂得回答問題的我,答了一個叫你失望的答案,我真是不應該。

大姨丈,在兩個禮拜前,我本來打算再到醫院探望你的,但奈何弟弟弄傷了踝骨,我和媽媽都忙著到醫院照顧弟弟,所以才沒有去探望你。我沒有預料到,那次竟然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你。人生就是這樣,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秒將會發生甚麼事,你永遠不會知道這次是否你與對方的最後一次見面。如果我把每一次與親戚朋友的相聚都當作成最後一次,我是否會更珍惜那個時刻呢?

大姨丈,我知道你捨不得離去,我估計這是因為你不忍丟下大姨,你仍覺得表妹未夠成熟,你還沒有見到表弟出來社會做事。我不能對你作出甚麼承諾或保證,但若果他們有事,我肯定很多人都會站出來幫助他們的,這個你可以放心!

大姨丈,你安息吧。大姨丈,去到另一個世界後,不要害怕,你一定可以在短時間內適應過來的,因為我一向都覺得你十分堅毅的,真的。大姨丈,永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