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ooltintin_alpha | 20th Jan 2006, 14:34 | 可怒也 | (349 Reads)

還未看《有必要隱瞞.上》的朋友們,請先別看這篇。

三個故事中的男主角都遇著同一個問題,但他們就各自有不同的結局。明顯地,這關乎到處理手法的問題。阿拔太老實了,結果傷害了安安;阿琛太不會隱瞞了,結果讓小恩獨自承受痛苦;阿傑懂得有技巧地隱瞞,結果能與津津繼續深愛著對方。有些事情,是絕對有必要隱瞞的;有些情況,隱瞞不等於不誠實,只是不讓另一半留下陰影。除非你愛你的前度比現任的還要深,除非你不打算跟現任的繼續下去,否則,隱瞞就是愛的表現。你必須清楚知道,你的坦白絕不能蓋過你對另一半的心靈所造成的傷害。

試想想,阿拔最終還是選擇了安安,那麼阿拔的「坦白」是否多餘?因為阿拔的一個錯誤決定,安安受罪了,二人細水流長的愛情頓時化成灰燼。這種「坦白」,我瞧不起。阿琛雖然還對前度餘情未了,但他既然沒有跟小恩分手的打算,就應該把自己對前度的餘情,以及一切有關前度的物品好好的收藏起來;否則,縱使他們仍在一起,縱使小恩仍深愛著他,小恩從此會有所芥蒂,這段關係也不見得樂觀。阿傑在處理手法上,比阿拔和阿琛的乾淨俐落得多、聰明得多。阿傑不但深明在這個情況下,他有隱瞞的必要,還懂得隱瞞的技巧,不至弄得一團糟。

這不是對現任的坦白不坦白的問題,而是讓現任的感覺好受與否的問題。只要任何一方感到被背叛了,被負的一方一般就會啟動自我保護系統,因為這是人性中最現實的本能反應:她()害怕再多受一次傷害。變壞了的食物,不管你怎樣加工,也不能回復原來的新鮮;一對戀人一旦有了芥蒂,感情就會變質,即使你出盡辦法想去彌補,即使你想繼續好好保存這段關係,恐怕也只是有心無力。只要你處理不當,就如同狠狠的將一根細小的銀針刺進另一半的心中;這根銀針雖小,但殺傷力驚人,它足以導致一段愛情流血不止而死。所以,如果你遇到類似的情況,請懂得有技巧地去隱瞞,別為你的另一半帶來不必要的傷痛和折磨。

其實,不是因為第三者是前度,你才有必要去隱瞞;換轉是喜歡了新認識的,或是任何一個也好,只要你還未能從中作出抉擇,或者你已肯定你不會跟現任的分開,那麼,你的處理手法亦應當相同。

cooltintin_alpha | 15th Jan 2006, 12:50 | 可怒也 | (260 Reads)

這個世界的其中三個角落裡,分別有著三個相似的愛情故事……


角落一:

阿拔與安安是一對細水長流的戀人,打從他們在一起的第一天,他們就認定對方是自己的終生伴侶了。阿拔到了一間新公司工作,在那裡,他碰回他的前度女朋友。以前他們因為一些誤會,阿拔與她分手了。這次見面,冰釋前嫌,二人還比從前投契得多。他們無所不談,彼此間沒有秘密。有關阿拔的私人事,這位女同事比安安知道得還要清楚。

起初阿拔把前度當作紅顏知己,當作一個很了解自己的好朋友。可是,他們的關係隨著時間起了變化。阿拔開始發覺自己再次喜歡上前度,而他也知道前度同樣喜歡自己。阿拔受著良心的責備,他自覺背叛了安安,對不起安安。

阿拔很掙扎,不知道該選擇哪一個。阿拔終於忍不住了,就跟安安說:「我發覺我喜歡了另一個女孩子,但我跟她甚麼也沒有發生過,我也不想跟你分開,可是我又真的很矛盾。我跟你說,只是因為我覺得這件事應該要讓你知道。你給我一點時間,讓我好好的想清楚好嗎?」

縱使安安知道選擇權如果落在阿拔手裡,自己的尊嚴便不知應擱在哪裡;可是,她仍然邊哭著邊等待阿拔的答覆。安安傷心透了,但是她仍然很愛很愛他。等了一個星期,阿拔終於有了決定,阿拔決定繼續跟安安在一起;他還答應安安以後也不再見他的前度,因此他轉了工,換了電話號碼。

但事情的結局並不圓滿。以前安安事事都會先替阿拔著想,但這件事發生了以後,安安開始替自己建起了一個防護網,因為她害怕再受到傷害。以前安安一見到阿拔,二人便會滔滔不絕地說下去,但這件事發生了以後,二人的話都少了,更有些不自在的感覺。安安最後因為抵受不了這局促的感覺,還是向阿拔提出分手了。


角落二:

阿琛和小恩一向都是一對非常纏綿的戀人,旁人也覺得他們肉麻得很。一天,小恩看見阿琛的手機裡,有一張他跟一個女孩子的合照。小恩覺得這張臉有點兒熟悉,可是就是想不起來她是誰。小恩心裡酸溜溜的,便緊張地問阿琛那個女孩子是誰。阿琛強忍心中的不安,回答說:「沒甚麼,只是同校的小師妹而已。」然後趕快收起手機,轉換話題。但阿琛不知道,他的反應已經出賣了他。

阿琛的朋友,小恩全都認識的,但就是不太熟。今年,阿琛有朋友大學畢業了,他要到學校跟朋友拍畢業照。小恩想跟著去,但阿琛諸多阻攔。「你跟那些朋友都不太熟,我怕你會悶呢!」「你的工作太辛苦了,平時沒有好好的休息,你就多留在家裡休息休息吧!」小恩沒有理會,到了阿琛的朋友畢業那天,她獨自到學校去。甫走進花園,小恩看見阿琛跟一個女孩子談得很開心。小恩再看清楚一點,是阿琛手機裡的那個女孩子呢!這時小恩終於想起來了:「這個女孩子是阿琛的前度女朋友呢!」

小恩氣得轉身就走,阿琛察覺了,立刻追上去。他們吵了半天,小恩怪阿琛太不坦白,而阿琛則極力澄清他跟那個女孩子的關係,還肯定的說自己一向都很愛小恩。最後,小恩因為太愛阿琛了,所以讓這件事不了了之。雖然小恩繼續跟阿琛在一起,但是小恩仍常常在阿琛背後,為著這件事而悶悶不樂。


角落三:

阿傑與津津是一對永遠都處於熱戀期的戀人,他們常常都會花點心思,為對方製造驚喜,務求令對方在每一刻的相處都感到窩心。一天,阿傑在街上碰到他的前度女朋友。以前,阿傑跟他的前度都深深愛著對方的,後來因為遭到雙方家人的反對,兩人被逼分開。阿傑足足花上了兩年時間,才能重新振作起來。

阿傑跟前度分手後就失去了聯絡,彼此分隔了六年,一直都沒有再見面。多年不見,阿傑以為自己放得下了。可是,這次見回他的前度,他才知道自己依然很愛她。阿傑既愛前度,又愛津津,所以他不想傷害任何一個。他心裡很矛盾,想再跟前度試試看,但又放不下津津。

一瞬間,阿傑做了決定:放棄前度。阿傑在前度還沒有看見他前,不動聲色,迅速地溜走了。這件事阿傑沒有向津津提起過,至於一切有關前度的物品、照片等,阿傑一直都小心安放,留為紀念。阿傑明白,過去的已經過去了,珍惜眼前人才最重要;他與前度的事,將會是心裡一個恆久的秘密。津津雖然毫不知情,但至今仍然與阿傑恩愛地生活著。


看畢這三個故事後,你得到甚麼啟發?


cooltintin_alpha | 2nd Jan 2006, 16:18 | 很日記的日記 | (202 Reads)

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二日,是我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二個星期。下午六時正,我如常準時下班。甫離開大廈,耀眼的陽光刺進眼簾。正值夏天,日長夜短,縱使已是黃昏六時正,但陽光依然猛烈。那天的我心情極佳,尤其是在那般晴朗的天氣下。我踏著輕鬆的步伐,如常地走向交通燈,打算如常地等候過馬路,然後如常地到地鐵站乘坐地鐵。如常地,真的是如常地,平靜的我以為那天的每一刻都是如常地過。

低著頭走路的我還未走到交通燈時,忽然想用自己的臉龐感受陽光為我帶來的溫暖,於是便抬起頭來。抬起頭一看,水平線位置,有一個熟悉的背影,我有種強烈的感覺,一定是他。雖然我一早已認定我和他緣份已盡,但這個背影,我至少看了六年,就算記性再差,也絕對不會忘記的。他那高大而健碩的身軀,配襯身上的粉紅色裇衫和灰色西褲,帥呆了。他的左手拿著一個公事包,和身邊的一位男性朋友閒聊著;我可以確定,他也是在這區上班的。

一直都只是單憑這個男人的背影空想,可能這個世界就是有那麼多的巧合,可能這個男人的背影真的跟他相似極了,可能這個男人根本不是我想見的那個人。他在和身邊的朋友談天,忽然他望向站在他右邊的朋友。「看到了!」心裡既興奮又緊張。我看到他的右側面,「是他了!」雖然我有近視,而且當時沒有戴眼鏡,但這個臉龐,我最熟悉不過了,絕對不會搞錯的。他在笑呢!他在和朋友輕鬆地聊天呢!他的心情似乎不錯呢!

看著看著,不知為何,我的步伐緩慢了,悄悄地走到離他背後不遠的地方,靜靜地待著。表面上是冷靜的,實際上卻心亂如麻。當時腦海一片空白,只知心跳得很厲害。每次看見他都是這樣的,心跳急劇加速,還緊張得手心冒汗。從來只有他,只有他才有這個能力,使我變得如此失去理智;每次看見他,我也彷彿不了解我自己,不認識我自己,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甚麼,他打亂了我一切的思緒。站在他身後的我,心裡其實害怕極了,害怕讓他看見我,更害怕他看見了我以後,再次裝作不認識我。沒錯,是「再次」。

我以為,這個人早已在三年前消失於我的生命中;我以為,我已喜歡了他七年,甚麼都夠了;我以為,我和他今生今世也不會再相遇的了,我以為,我已經放得下了。但,原來,一切都只是我一廂情願。

行人交通燈轉綠了,我開始起步走,慢慢的走著。在嘈吵的街道上,我盡量放輕腳步,彷彿害怕驚動了他,引起了他的注意。我究竟害怕甚麼呢?為甚麼我不敢大方的上前跟他打招呼呢?我一直跟在他後面,配合著他的步伐走。他加快腳步時,我的腳步又跟著加快;他放緩腳步時,我的腳步又跟著放緩。很矛盾吧!不想讓他知道我的存在,但又不忍讓他離開我的視線範圍。

我們也朝著地鐵站的方向走去。地鐵站內,往中環方向,有兩部扶手電梯上月台,分別是通往車頭和車尾的。他乘了通往車尾的電梯,而我則「忍著痛」,急步走向通往車頭的電梯。我作了一個對自己來說是很殘酷的決定:我不容許自己再這樣的跟下去。

在月台等候地鐵時,我時而垂下頭來,時而面向車頭,為的只是怕給在車尾的他看到我。當時我的行為,是前所未有的鬼祟。地鐵終於到站了,車門一打開,我立刻跳進車廂,鬆了一口氣,這個車廂頓時成為了我的避難所。

可是,就算瞞騙了全世界的人,也瞞騙不了自己。口不對心的我,作了一個令自己後悔的決定。已經十年了,心還是不死。前生我與他究竟是甚麼關係?是我欠了他嗎?所以今生要我受這些苦?我還是忍不住了,向車尾回頭看,看看上天是不是真的那麼眷顧我,讓我多看他一眼。我一回頭,真的嚇呆了!「不是吧!真的是他嗎?」他就站在我後面;他從車尾走到車頭來。「他發現了我的蹤影嗎?」我的心跳又立刻加速,我不敢再回頭了。忐忑不安的我在想:「只要他向前看,就能看到我的背影。他會認得我的背影嗎?他會上前跟我打招呼嗎?」當我思緒再度混亂,心亂如麻之際,忽然驚覺,地鐵剛剛從「XX站」開出,他應該是在這個站下車的。我立刻回頭看,他的蹤影不見了,他真的下車了。我只好懷著失望的心情,繼續乘坐地鐵到我要去的地方。

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。心情持續兩個月都不太好,情緒十分不穩定。一大清早,我又如常地拖著極疲憊的身軀上班去。甫下車,他就在我前面;又是在我前面,換一次我在他前面可以嗎?不過,也許他早已經多次在我後面跟著我了,只是不想上前跟我打招呼而已。

這一次沒有四個月前的害怕、心跳加速等,反而令本來心煩的我變得安定了,令本來情緒低落的我變得開朗了。你真的有你一套!我認輸了!十年前的那件事,誰對誰錯,我不計較了。其實我早就不想再計較了,可惜我一直都沒有主動上前跟你打招呼的勇氣。中六那一年,是我唯一鼓起最大勇氣的一次,可是你卻假裝不知道。那一次,你徹底的打沉了我,你將我打進了十八層地獄。

現在的我開始相信,我跟你似乎還沒緣盡;每隔一段時間,我們就會在街上碰上;你是看見我的,你也知道我是看見你的。其實上天給了我(我希望是我們)很多次的機會,可是我卻沒有好好的把握。雖然你走在我前面的時候,我還是不敢主動的上前跟你打招呼;不過我發誓,只要下次再見到你,如果跟你有一個眼神的交流,而你的視線又不避開我的話,我就會主動上前跟你聊聊。真的,這是我對你的承諾,是我認識了你以來,最真誠的承諾。我只希望我們可以做回朋友,其他的,一切都不重要了。請不要第二次假裝不認識我,我已經承受不了第二次了……


cooltintin_alpha | 2nd Jan 2006, 15:57 | 很日記的日記 | (194 Reads)

新的一年,祝大家「新年快樂」!希望大家都開開心心,心想事成,有情人終成眷屬。哈哈!

從二零零四年開始,我每年都會給自己一個目標,要求自己在一年內達成。二零零四年,我的目標是「笑口常開」;二零零五年,我的目標是「拾回童真」。這兩個目標都總算達成了。至於今年,二零零六年,我的目標是「萬事小心」。

現在很多人都很容易迷失,不知道為何要繼續生存,做人欠缺了人生目標。如果你也是這樣的話,不妨像我一樣,每年都給自己定一個目標。當然,這個目標必須是你能力範圍內可以做到的,而且時限不宜定得太久,一年就剛剛好了。我敢保證,你必定會覺得你的人生比以前有意義得多呢!試試看吧!^^